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现在还有“剥削”这一说吗?  

2014-05-26 08:47:31|  分类: 社会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五傍晚刚从浙江中南部的丽水地区旅游了四天回来,那是浙江省我唯一未到过的一个地区,看到许多山区美景,尤其一天下大雨,看到一处景点满山谷形形色色难得一见的飞瀑!晚上很偶然地,又看了浙江卫视的一个《中国梦想秀》节目。不过这个节目是全国性的,通过选手选秀式的献艺,以赢得实现各种梦想的赞助。其中有八位在北京的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年轻外来务工者,他们中大都是木工、电焊工、快递员、电脑维修、服装销售……那样的蓝领,最接近白领的是一位领头的网络编辑女性,这六男二女,因文艺爱好一致,结成了一个兴趣小组。他们的居住地皮村,是北京五环外郊区著名的打工者聚居地,一边在自己不多的业余时间一起练习歌舞,一边不定期的在简陋的工人剧场(或称文化中心)为其他打工工友表演节目,丰富大家平日单调枯燥的生活。他们的梦想只是希望能以自己的表演,为工友们获得一套舞台音响设备。

这并不需要一笔特别大的钱,也非常符合节目“公益、帮扶”,让草根圆梦的基本宗旨。节目演完立即就有几位圆梦助力团的企业代表,表示了资助的意向。但是想不到的是,在群众性的“梦想观察团”表决时,却未获得300票中240过关票数的支持,仅得194票。我不太明白那未给票的106人,心里是怎样想的。就算他们自创的快板式歌唱节目水平不太高,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真情实感的原创,而他们为工友募集一套只需维持正常舞台演出“能够使用”的音响,愿望也很卑微,这种真诚的心声,难道不能打动观察团那部分成员吗?

不过节目看下去,我感觉到这节目是有些设计痕迹的,似乎故意要制造出峰回路转的效果。因为后来,梦想大使周立波说了一句:如果投票通过,你们就立即可以得到这套卡拉OK设备,但如果通不过,我也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果然没有通过,接下去便是揭晓这个惊喜。原来是节目组预先录下了一段让打工者父母妻儿隔空对他们说话的视频,有的亲人已多年未见面了,说了许多让表演者、助力团和主持人、电视观众都感动不已热泪盈眶的话,这时周立波趁势动用节目规则主持人的“反转权”,要求重新再投一次票,这一次终于超过了240票……

有意思的是,在这个波折过程中,有一段周立波采访各位打工者让他们做自我介绍的小插曲,但由此却引出了让我陷入深思的大话题!

两位女性打工者中较小的一位,不知不觉中说了一段看似幼稚实是有“微言大义”效果的话:她说她喜欢交朋友,觉得在她生活里,有好人也有坏人;周立波问她怎样的人是好人怎样的人是坏人呢?小姑娘天真地说,像我们一样为工人服务的人都是好人,而那些“剥削”工人的人就是坏人,他们不让工人得到应有的报酬,还不给加班费……!这话应该是很朴素很率真的来自对现实生活的真实感受,但是让人多少有些感到突兀,“剥削”?什么“朝代”的话呀?这也让机灵的周,发现“苗头”不对,觉得若不马上“纠偏”,将要失去对场面的控制,因为现场坐着的一干助力团成员,大都是大小企业家,也就是说都是老板(或许周还想到自己的新任老婆也是老板身份),他们是来做慈善捐赠的,可是如果有“剥削”的罪恶,又只可能发生在这一群体身上。这样直言不讳的关于“剥削”和“坏人”的指责,是不是会使他们有些尴尬呢?来求“老板”们赞助,又谴责“老板”的不仁义,岂不乱了节目“套路”。于是周便婉转将她的话头“拨正航向”,以貌似不偏不倚的缓和语调说,老板工人应该彼此都心存感恩,是老板给了你们工作的机会,老板也应该感谢你们辛勤劳动的付出,你们不要去用“剥削”描述大部分好的老板。

其实周的担忧有点多余,老板们哪会在乎那些指责。而且我一听就觉得周这句话大有缺陷,什么叫老板给了机会,那又是谁给了老板发财的机会呢?尤其应该指出,老板是个非常复杂的群体,除了好坏的区别,真正白手起家、勤劳和诚实致富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大部分正是有人给了他们特殊的机会!这里面“机会”的内涵可就太“丰富”了,我不说,大多数人也会明白。不过女孩单纯,对老板之所以成为老板,大概不会做过多的探究,又没经历过这种被主持人当场“驳回”纠正的场面,只得勉强点头表示接受,但我觉得她心里也许是并不完全服气的。

这时又有另外几个男性工人站出来说话,除了说自己的经历,有意无意地也想代为解释清楚女孩的真实思想,可是长期郁积的愤懑,使他们只想把一腔苦水一吐为快,他们讲了打工者背景离乡、颠沛流离生活的艰辛,讲了渴望学习却不得不辍学养家的无奈,讲了长期从事流水线作业如同机械般操作的乏味,讲了他们无法享受合法的劳动权益缺乏安全保障的不公……。

当第一次投票结果出来后,不知还会有第二次投票的机会的那位领头的女性,多少有些失望,她含着眼泪说,我们大家表达的也许不是太好,但他们都是怀着感恩的心来到这儿的,工作强度大、生活条件艰苦的工友,真的非常需要丰富文化生活,我们是真正想为他们赢得一套音响。

可我觉得,完全不必自责临场表达说话未能面面俱到,也许只是场合不适宜;说的都是心声,基本达意,观众是完全能够理解的……。就这样,看的是一场秀,可我满脑子却被激起了思想波澜——经典马克思主义的一些经济学论断,现在还管用吗?像“剥削”这样的词汇,真的很久违了,如今还有这一说吗?如果存在“剥削”,因为它“合法”了,所以就不宜再用这种会激起社会矛盾的强烈“阶级性”的词汇了吧?

然而,矛盾如果存在,回避是没有意义的,只有真正解决了,社会才能和谐。老板和工人,城里人和农村人,固定工和临时工乃至事业职工和企业职工,公务员和老百姓……这个社会仍存在着千差万别的群体利益,“剥削”一词可以废弃,用“分工不同,酬劳不同”也可以马虎含糊过去,但是让这些群体利益得到真正的平衡——虽然仍只能是相对的平衡——却应该是社会安定的不移的基石,是执政者当仁不让的责任。少部分人越来越固化的不当既得利益,使社会分配差距日益拉大,即使是老牌资本主义,如今也不得不时刻警惕着的。

从一个也许是90后打工者小姑娘口中说出的“剥削”一词,虽然让所有人听起来很没思想准备,最终还被“堵”了回去,不过我仍然看到了这个群体的某种觉醒——维护权益意识的觉醒。人人都该有他自己的权益,那并不是什么人的恩赐,其实无需感恩,只有在争取到每个人的权益都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努力奋斗,明天才会更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