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2014-10-29 09:59:59|  分类: 情感花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记叙了一次大学同窗聚会,一些多年不见的同学欢聚一整日,很难得。同学聚会总是这样,虽然当年会有亲疏差别,但如今同窗情谊却成为唯一的共同珍惜,因为见一次少一次,每一次都不可多得。

这让我联想起三个月前,另一次期望太久的家族性聚会。

1986年春节,我曾为儿子、女儿和家族中的堂、表同代孩子,偶然在杭州的家门口山坡上拍下一张合影照片,当时彩色胶卷流行才不多几年。多年来,大家都说这张照片不仅色彩丰富、和谐、每个人表情都不错,更珍贵的是,后来再也没有机会在同样的场合这样聚在一起过!为此,二十多年来,特别是近年的家庭聚会场合,总是缺某一个、两个人时,大家便一直在念叨着,要是能再有机会,在同一地点,以相同的排位、姿势,一个不缺地再拍一张,那一定会特有意思:因为当时他们大都还是中学生,而今已经都为人父母了,而且有的孩子都快大学毕业了!那时我们的上辈人,他们的奶奶、外婆都还健在,而今已逝去多年,如果有一张现在的照片,家祭时就可以让逝者再看看她们孙辈长大成人的新模样了。

其实,一共就7个人,但涉及四个三代人的小家庭。起先,除了一位在广州中山医科大学读书,放假才回杭州,其余六位都在沪杭两地,要聚首并不难,然而可能是没有刻意安排,当时就是没能碰在一起过。新世纪到来前后,那位医大学子毕业了,却去珠海当了外科医师,结婚生子后,就不是每年回杭州了;而我们女儿则去了美国,那边是不兴春节放假的,回来过,但都是利用圣诞节,这边圣诞则没有家庭聚会这回事,要让这两人在同一时间聚首就变得益发困难了!

今年7月,女儿例外地带儿子回来度暑假兼探亲,我们这批做父母的上辈人,就开始商量策划,怎么也请珠海的那位,安排一次公休回杭州,时隔28年再聚一次,一起再拍那么一张照!而且,这7个人若连同我们做父母的和他们的下一代,都聚在一起,那将有20多人,会是多么其乐融融的一件事。

好不容易,接到喜报,珠海那位终于请准了假!于是商量日子,安排节目,尽量凑在一个双休日,以便不影响多数人正常上班。另外,我们一批大人,开始搜寻老照片,准备连同那张7人“经典照”一起,做一个以他们为主、包括他们奶奶外婆在内的儿时生活轨迹的幻灯,送给孩子们留作纪念。同时张罗了住宿、聚餐、扫墓、串门、踏访故居等节目。好在上海有车开过来,杭州每家也都有车,有的还不止一辆,人再多交通也不成问题。

当一切安排停当,却不无遗憾地发现,作为家族性的聚会,有三个人,将会缺席:一个是女儿的丈夫,不可能为这次聚会特意请假从美国赶来;一个是女儿一位表姐的女儿,参加了他所在复旦大学毕业前的一次国际公益活动,被某个世界性组织安排去了罗马尼亚做义工,无法改变;而另一位表姐的儿子,恰恰这个暑假,大学预先联系好的要去美国勤工俭学见世面,也不可能不按时出发。不过这三人毕竟不是主要角色,作为第四代,他们要相聚来日方长。有这好不容易凑齐的7个主角,已经可以心满意足了。

然而好事多磨,不巧的是,珠海那位算好时间动身时,预报来了今年第十号台风“麦德姆”,他本来是携妻带子乘的高铁,以为没事,可车到厦门,台风恰要在福建登陆,铁路局意外地发布了停运消息,可是时间卡好的,晚半天都会影响大局安排!总算得知厦门到杭州的飞机还在飞,马上当机立断,临时改变计划,放弃继续乘车,购了机票飞过来。这一改,浪费车票加新增机票,一出一入,冤枉花的钱不是小数目,但为了这份期待了28年的情愫,他们没有丝毫犹豫!

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就是那张1986年的照片。他们身后,这条上坡路的下面,就是我们家住房所在的一片简易公房区。路左边是一所中学,7人中的两位曾在那里就读过,右边是省jun区的一块驻地。沿着这条山坡路往上走,可以爬上杭州城南的凤凰山,我大学时代,多次独自在那些山头盘桓过。

照片居中者是女儿,7人中最小,当年初中尚未毕业,她旁边蓝衣者是其哥哥,刚读大一。好玩的是,左边两人是一对兄妹,右边两人是一对姐妹,剩下戴白帽的一位,是我小舅子的独生子;如今那六位各有一个子女,而独子者,生了二胎,这样各家的总人数还是扯平了!

聚会的首要任务,当然是去老房子所在的山坡路,拍那张期待太久的新的7人合影了。一早从各自的居住地分别出发,多辆小车的停车成为大家担心的大问题,提前几天就在多方打听附近的停车地点了。因为我们原来老房子所在居住区,并不是一个新建的封闭管理的小区,高密度的二层楼房,间距极小,没有公共绿地更没有停车位,停车就只能在唯一的一条有坡度没人行道的马路边,可以想象以现在的私家车辆占有率,加上见缝插针的社会车辆,路边必定停得满满当当。所以曾设想,万不得已就停到外围道路,步行过去。结果总算幸运,就在拍照的那条山坡支路,找到能勉强停车的位置。不过,在到达目的地前二、三百米的干道上曾被堵二十多分钟,就是因为一辆私家车停得太靠路中央,一辆大巴车形体较大无法通过,而那缺乏公德心的小车主,一时又找不到,两辆车就塞在那儿阻断了行车!

停车成为社会问题,是我们这次旧地重游,最感叹的,因为后来无论到哪里,必须先打听清楚附近可有停车处,或者离多远有可以花钱停的地下车库!

老老少少一二十人,专门到这地方拍照,拍完照又去看破旧的老房子,引得不少人驻足好奇地观望。老邻居已经很少了,不过孩子们忆起儿时生活情境,还是兴趣盎然地到处转看,特别是好几位,20多年没来过了,更还有从未到过这里的家小,再破旧也是新鲜的。我女儿70年代幼儿园年龄已移居上海,这里小时候虽然呆过,但太小,记忆已经模糊,感情就不如稍大几岁的那么深了。

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我相机里新拍的7人合影。当时带相机的“长辈”很多,只能各以不同位置拍摄,无论是拍摄者或被拍者,都很难顾得上完全与当年那张对应了。看身后那些杂乱的停车,正是28年后最突出的新气象,这在1986年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7人,也都从青少年长大成40多岁的中年人了!有意思的是,他们各具有大学本科、硕士、博士的学历,除女儿在国外比较特殊外,在国内每人的工作单位性质都不同,竟五花八门奇巧地“包罗万象”,包括当今现实中几乎所有单位形态——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国企、民企、外企……而且有些人已变更、跳槽多次,真是各显神通,与我们那代人毕业分配几乎一纸命令定终身,真是相差太远了!

摄影和参观完毕,怀旧活动并未结束,还要去孩子们的外婆(奶奶)先前的家,当时我丈母娘和她小儿子一起住在杭州有名的小营巷。不过现在那一片老房子早已成片拆迁不存了,包括孩子们熟悉的那处杂院民居。然而因为小营巷是“毛主席到过的地方”(1958年毛泽东来这儿三个墙门里视察过爱国卫生工作),仍保存了少部分“风貌街区”,街巷格局还在,个别老建筑也维修一新。

儿女们大多数是文化大革命时代诞生的,这里作为杭州市重要纪念地,当时就已经拆出一片街心花园,建了些假山、亭阁之类景观小品。文革走到末路,四人帮即将垮台那年春节,7人中的4个孩子,曾经在那里留过影,这照片找出来也编在幻灯片里了,所以这次特意寻到那地方也想再拍了一张4人合影。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76年春节拍的,两个孩子还穿着当年时髦的小军装,而手扶栏杆的姿势显然是大人教的,学着天安门城楼上领袖检阅的模样。

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没有找到当年的同一幢建筑,可能已经拆了,但同一地点又建了些新景观建筑,此处栏杆依稀还有些旧模样,就权且混充了。彩色数码照和黑白胶卷照,不同时代痕迹立显,当然主要是娃娃变成大人了,四个知识分子清一色架上了眼镜。

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将原来民居经过彻底翻建的“毛主席到过的地方”纪念馆,当年因为里面有许多住家,我路过而从未进入过。这次进了墙门首先注意到的是树上高挂的杭州人称为“香橼(方言读‘泡’)”的绿色累累果实,完全成熟会变金黄,小孩子尤其感到新鲜,但不知是否原来就有的。

一张照片发动了一次团聚(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整个小营巷社区,包括邻接的几条街巷,在方圆不大的范围内有许多名人故居,这是钱学森故居,外观保持着原貌,以前并未注意过。据说还有郁达夫、戴望舒等人的故居、别所。

离开小营巷,一行人驱车回住所或旅馆稍事休息,会同个别未参加怀旧行的家人,一起前往预定的餐馆晚餐。不过在聚餐动筷前,还有一场重头戏——共同观看制作完成的幻灯。

幻灯主要由一系列7人儿时的黑白照片组成,原来大都是135的小照片。这得归功于我的一台上海牌58-Ⅱ型仿德国莱卡的小相机,是我生下儿子前咬牙花两个月以上工资买的,为的是记录孩子的成长。想不到后来派了大用场,无意中也记录到各家几乎所有孩子的童年足迹。有些照片,他们自己也不记得了(可能当时主要是大人看,他们太小,看了也没当回事),至于作为他们子女的那些小娃娃,看到自己爸妈小时候竟是那么雷人的样子,乐不可支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席间,7个人,每人还简单汇报自己的工作状况和感受,有两位更制作了反映自己工作的幻灯,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实际上,他们在社会上的情况,相互间平时交流并不多,他们的父母也多半不清楚,所以有些听来是完全意外的。没想到,这些年来,小辈们的成长,竟是那么的令人刮目相看!

这次家族的大团聚,连头带尾不足两天,可是发动、策划,特别是制作幻灯片,因为要搜寻、筛选、扫描、修整、编辑一系列非常小的36 x 24 mm老照片,却花了不下两个月的精力!长辈中年龄最小(也已退休)的我的小舅子,一位浙大教授,出了最大的力气。大家单为了给幻灯配乐,电话、电邮、微信往来商讨、试听,就花了不少功夫!不过这些付出都很值,老老少少共度了欢乐时光,更得到了一份值得长久珍藏的纪念品!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