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词语背后  

2015-01-16 12:15:17|  分类: 文化漫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电视连续剧《北平无战事》播出,其中有不少国民党军官与蒋经国电话里互称“同志”的情节,这对大多数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并不奇怪,知道这原是革命党内对有共同目标的组织中人的惯称,孙中山遗言就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句。但有些年轻人却听来颇隔阂,他们只知那是共产党革命者之间称呼的专利。

事实上解放后,“同志”这个称谓,已被泛化了,任何人都可以“叫声同志哥”,本来是很严肃的有庄严使命感的政治性很强的称谓,当张三李四阿猫阿狗都成为同志后,特有的语境也就化作乌有!问个路,逮着个人便问“同志,革命大街怎么走”?也许对方恰巧是个“阶级敌人”呢,这是挺滑稽的。

不过改革开放后,社会生活中“去革命化”一时成为风尚,“同志”这个陌生人之间通用的称谓,逐渐遭到废黜,一段时间要是还遇到有人以“同志”打招呼问路,那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深山里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人了。如今,“同志”更是成了对“同性恋”者约定俗成的专用名词,落差真大。

改革开放后遇到陌生人打招呼,先是改称“师傅”。“同志”改叫“师傅”,政治余热似乎还未完全散尽,“师傅”是劳动者,那多少透露着一种尊敬劳动光荣的信息,旧社会恐怕不会那样叫,遇到拉人力车的就叫“车夫”,遇到送信的就叫“邮差”。不过叫“师傅”也不一定都合适,遇到文弱书生或西装革履的,叫上去会觉得很别扭,遇到女性也有些不顺口,叫她们“师傅”大多会在确定其是体力劳动者的场合,通常更多叫“阿姨”。也有人更细致地观察年龄后,分别叫“大嫂”、“大妈”、“阿婆”、“老奶奶”……,当然,各地对男性也有叫大哥、大叔、大爷……的,这就回归民间传统惯称了。

“师傅”在有些地方会被叫做“老师”,我头一回被人叫,还惊讶于对方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其实人家对年纪稍大的都这样叫,算是尊称。后来社会上终于用起了以为更登“大雅之堂”有回头路性质的“先生”称呼,再后来连“老板”这个革命以来与劳动者对立的称呼,大家也习惯了。叫者不觉卑微屈辱,受者更不会诚惶诚恐。“老板”已赋予新内容,不是剥削者,不是革命对象,而是以财产资本和经营管理对国家做贡献的另一种劳动者了。

不过与“先生”对应的女性称呼,稍有些复杂。本该是“女士”,西方致演说辞,总是“女士们、先生们”打头,我们现在稍正式场合也已学得像模像样。可那更像书面语,日常见面打招呼,称“某女士”,未免太做作肉麻了。旧时口语上与“先生”对应,通常大都叫“小姐”、“太太”的,可是现在,叫太太易与夫人混淆,不太用,而“小姐”称谓被某些特殊人群占用,几乎成为不名誉的专用词,乱叫“小姐”可能会惹大麻烦!于是在相当多的地方,出现用“美女”来替代,让一个本来有一定审美指标的赞美语,变成只是性别的标签!虽带玩笑色彩,但语感俗且轻佻,毋容置疑。

然而,尽管俗和轻佻,还算是当下比较收敛而规矩的用词,所以常常还是让被唤者挺消受的。君不见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出现了许多将民间对性器官的指称夹杂组合成暧昧不清的新词,用以命名特定人群,居然也为人所接受,且“冠冕堂皇”地甚嚣尘上。

“屌丝”是最为普遍应用的,还有好端端姑娘家自命为“女屌丝”的。我初见,真的很吃惊,这社会怎么了?即使要说diao的发音,有很多汉字可用,“吊儿郎当”不就已习以为常了吗?也曾见过相仿的“吊丝”,可硬是不被青睐,流行不起来,偏偏要选这个几乎被淘汰的非常用字,是不是满足一种下作的意淫呢?更还有如今大行其道的带“逼”字的词语,更不堪了,什么“装逼”、“傻逼”、“逗逼”、“二逼”、“逼格”(有些人用“比”或“B”代替“逼”)……从网络语言走向许多年轻人的日常口语。

这让我不得不开始注意到词语的时代性变迁来。最早好像是港台语言以强势文化传染到内地,最突出的是电影、电视常听到的“马子”、“条子”之类,让人总感到一些流里流气,到如今“屌”、“逼”的泛滥,现成的“分手”不用,偏要往下弄一个“劈腿”,还有什么“小鲜肉”之类,硬是要往肉体上靠,挡也挡不住。到底什么样的社会气候、土壤,会让这样的词语“奇葩”,不断滋生和成长?在用这些词语的背后又是些什么人?我在早两年的博文《两个词语引来的媒体狂欢》中,曾经讥刺,“神马都是浮云”之类,并非“给力”的语言创造和丰富,倒反映着如今社会上对词语应用的退化趋势和游戏心态。现在更觉得这种退化和游戏,越来越低俗化了。娱乐性成为一些人眼前终极的追求。都说信仰缺失,其实是人的整个精神都被 “财富”、“物质”、“享受”的追求控制去了,信仰还是有的——信奉“金钱”能解决一切。当然还有“权力”,不过对大部分人来说那有点“可望而不可即”,只能放下。而金钱之外似乎只剩“空虚”和“无聊”。但客观上,“累”又成为生活中最惯常的感叹词,于是到处找轻松、找乐子以求心理安慰。那些完全上不得台面的词汇,只因能满足口感的刺激——就是口感,脱口而出的嘴巴上自娱自乐的宣泄——传染病式地扩散,而各类媒体,真的是起到名副其实的媒介作用了。

滑稽的是,有些人想到救疗的途径是“国学”,世道人心要“正本清源”,中国过去是“文明古国,礼仪之邦”呀,孔子、儒学,现成的经典多的是。于是从娃娃抓起,《弟子规》、《三字经》之类拿出来开班诵读。其实压根就是商业炒作,那些陈旧生涩的说教,哪敌得过每天频繁鲜活发生在身边的耳濡目染!当学龄前儿童长到少儿少女,再长到青春勃发,社会这本教科书的积累比课堂里的内容丰富多了。

我多次在电视荧屏综艺节目上看到粉丝群、各路明星、包括主持人,一齐将哈韩的“长腿欧巴”一类词语,津津有味、或忸怩作态或油腔滑调吐出,就有一种反胃的厌恶。这和一些天真女孩对所谓“花美男”的蜂拥,还有些不同,她们那是不懂事的过旺激素分泌造成,会自然过去的,而成人也跟着起哄就只能怀疑精神上有问题了。有些人一方面像煞爱国的仇日、反日,一方面却对出自日本动漫文化的“控”、“萝莉”、“正太”、“御姐”……之类,爱不释口,还以为自己赶上了“萌萌哒”的潮流。喜欢动漫原是一个年龄段正常的行为,但老也长不大,或不想长大,幻想活在远离现实世界的故事中,那就类似于精神上“吸毒”后的“迷幻”表现了,过了那阵劲,还沉迷不醒,“萎靡”、“弱智”的后遗症就难免显现!

我觉得这应该是远比仅仅担心《武媚娘传奇》伪唐装“尺度太大”,“脏”了百姓的眼珠子,更值得当局担忧的事,因为其消极影响面更大更广泛得多。当然,像责令修改电视片那种行政封杀是没有意义的,思想从来不是禁锢得住的。

作为过来人,注意到当今一些词汇的“空虚”、“无聊”语境背后,似乎有一个相当庞大的灵魂飘荡不定的人群,不由得会联想起自己经历过的文革时期一些用词的语境,只不过可以用另两个词来形容,就是“暴虐”和“疯狂”,那主要也是些灵魂不由自己的人群。

在领袖语录就是“圣旨”的历史背景下,他早年革命时说过的许多诸如“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温良恭俭让”,“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以及“造反有理”等火花四溅的语言,红卫兵拿来就用,呼啸着引领风流,全社会都刮起了词语的“狂暴”“乖戾”之风。而同样是领袖的一张“炮打司令部”大字报,全国铺天盖地的“炮打”XX就群起而效之。以至于从小学生的“拿起笔,做刀枪”开始,“集中火力,万炮齐轰”、“誓死捍卫”、“XX不投降,就叫他灭亡”等等大量火药味十足的用语,顿时流行开来。

自从北京红卫兵带着“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口号冲杀大江南北开始,公然扬言“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对“黑五类”要“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而“打倒走资派”之外,“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更是文革初期见得最多的标语。“横扫”之外是“砸烂”,“砸烂XX的狗头”,透着那些自封革命者不可一世的杀气,还有些“火烧XX”、“油煎XX”、“踏平XX”、“血洗XX”的标语,虽然不见得都真干,但那种把杀戮当儿戏挂在口边以求嘴边一时之快的思想境界,却是实实在在的,让人在炎热的夏天都不寒而栗。

对照往昔看今朝,在我看来,尽管时间的车轮已滚滚前进了半个世纪,可现今“空虚”、“无聊”的一批人,与当年“暴虐”、“疯狂”的那些人,骨子里却并没有多大的长进——都缺乏自己健全的灵魂。像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在不同的社会环境里,有灵魂飘荡缺失的肉身,就一定会冒出与之相配的外在谈吐。

这是十分令人担忧的状况。如果说文革那批红卫兵是误入歧途,陷入了流氓、法西斯泥潭而不自觉,许多人脑子里多少还有一丝担当“国家兴亡”的错觉,如今一些自封的“屌丝”,他们永远背负着那个“累”字的包袱,心中更多的就只是装着自己了。总希望社会责任和担当,离自己远一些,结果就是自外于国家。浑浑噩噩也许不那么“累”,但什么问题也没解决,不是自欺欺人吗?当然他们中有的人也会时不时对社会、人事发声,我偶尔看到些网络上的跟帖或留言,有一般新闻、论坛上的,也有名人博客里的,那种对于不合自己心意观点的谩骂,连篇的污言秽语,完全不堪入目。这时我就仿佛看到他们和文革时那批先行者们身影的重叠了!

我这不是一篇试图全面分析两个时代语言现象的学术文章,只是即兴的感想。其实可以列举的词语还有很多,很多我不查询网络都不懂,例如什么“娘炮”、“约炮”之类,类型也不一,反正电脑上总能查到,搜狗和其它汉字输入法,都已经把它们放在常用词前列了。但不管这些字词有几多,在词语的海洋里,毕竟还是极少数,似乎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然而我要说的是“见微知著”的道理,表征指示着内因,词语的背后,再联系其它相关现象,可以断定是社会肌体有病了!

我一直有个感觉,文革不只是发动者这一端造的孽,社会是由人群构成的,那些呼啸着暴虐甚至血腥口号的红卫兵及其它云云众生,也是这场灾祸不可或缺的另一端。诚如现今社会,反腐肃贪剑指上层贪官污吏固然十分值得喝彩,可是同样是中国大地孕育的这个空虚、无聊的群体,如果他们一方面对贪腐痛恨不已,一方面却喟叹自己生不逢时,仍然一边做着财富梦,一边迷醉在娱乐发泄中,贪腐就不愁没有种子与沃土。事实上那些巨贪,不少也恰恰是苦苦钻营机会从草根低位攀爬上去的,我们难道不担心肃掉一批还有更多前赴后继的后备军吗?

社会,是所有人的社会,贪官污吏之类所以能横行不法,固然可看成是政治架构营造滋生出来的,但是这架构并非空中楼阁,总得落实在一定的土壤地基上,每个人都是这片地基的一颗沙石。这就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大道理吧!

  评论这张
 
阅读(69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