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9)  

2015-03-16 14:53:51|  分类: 往事萦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七、“三高”来访

“三高”者,众所周知,高胆固醇、高血脂、高血压之谓也。据说这三高都属于现代病、城市病,另外也是“富贵病”;古代、农村和物质贫乏时期就相对少。主要由于不合理营养的饮食加四体不勤,也就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引起。我自认为生活方式还算健康,而且天天锻炼,可是不知为啥这三高,却都先后找上门来过。

最早发现的是高血压,得高血压二十年后才查出一次高血脂,而发现高血脂那次很有意思。那是数年前一次例行体检,照例首先是空腹验血,抽血的小护士,一边抽一边对我说,你这血怎么这么稠,肯定高血脂!我笑笑,心想这丫头倚老卖老,我可是从来没有高血脂的记录的。哪知道,那次检验报告出来,还真的查出血脂偏高,附带还胆固醇也高!

怎么回事?我178的个子, 体重一直在75~78公斤左右小幅度变化,按照那种体重除以身高平方的指数计算,属相当标准的,客观上也至少从来没有人说我胖;而且最主要的我从小不吃肥肉,包括鱼肚皮之类那种肥腻的部分,我的感受是吃了要吐,到老不变。据说许多不吃肥肉的人,60年代初困难时期一过,馋得慌,再不挑肥拣瘦,都变得来者不拒了,可我仍无法下咽。这样的“抗拒”脂肪摄入,难道也会太多吗?

以前多少年体检都不成问题的项目,怎么这次发生突变?遍找原因,真找不出,后来想到或许是有一段时间,做项目,应酬性的外面饮宴稍多一些,不吃白不吃,那些菜用油多,也许就吃出问题来了?不过,我不得不相信检验结果,还是针对性地采取了一些自认为是减脂的措施。那以后我尝试放弃早餐吃牛奶,开始自磨豆浆,但每天早餐一个鸡蛋却不变——虽然所有的养生知识都说蛋黄胆固醇高,但从小最爱吃的荤菜就是鸡蛋,减到只吃一个,退无可退了,也就冒死不肯放弃。依我性子,每顿都吃才好,尤其是那种红烧蛋(吴语方言区一般叫“酱煨蛋”,通常会与红烧肉一起煮成,咸味入蛋白蛋黄与各地都有的茶叶蛋类似,但香得不一样)。牛奶虽不吃了,可是那玩意儿却又是所有养生知识都说营养最全的,便用据说脂肪低而更好消化的酸奶替代,每晚喝半碗。

不知是不是这些饮食习惯的小小改变起了作用,反正隔年再查,两个指标竟都降到正常范围了。但豆浆接着喝了一年多,豆浆机坏了,一时拿不定主意买那种豆浆机好,正好家里有芝麻胡桃,便将鸡蛋打散与芝麻胡桃混煮成稀粥样的食品来替代,后来觉得口味不错,就维持下来。当然天热时芝麻胡桃会换成黑木耳,另外还有真正的主食,泡饭或燕麦粥再加其他“干货”补充,面包或包子、糕点之类。至于佐餐菜,除了偶尔的腐乳外,通常都没有,以减少盐的吸收。

后来我自忖芝麻胡桃的脂肪可能比豆浆高,担心超标,趁着国内问题奶之风波,就干脆把酸奶也停了,完全戒断了营养学上最提倡的牛奶一族,但鸡蛋却有增无减,有时遇上机会,一天吃两个,偶尔甚至吃三个,也很坦然。这样连年体检,血脂和胆固醇依然在正常范围,此早餐食谱和鸡蛋不忌,也就暂时定格下来。

高血脂、高胆固醇,没有自觉症状,往往被忽略,尤其在身强力壮正当年之时。体检的必要性,这时就特别彰显,早点发现可早点纠正。

我发现患高血压,也是体检,同样没有症状的,而且发现时才四十多岁。例行体检一位护士量血压告知我血压有点偏高时,我没当回事,认为是偶然因素所致,因为一般高血压会有的头昏脑胀之类症状,我全没有。但卫生所还是很尽责地在体检报告上通知,要求前去配药,并提醒应经常去作检查。于是,我偶尔会趁看感冒配药之类的机会,顺便量一下血压,结果是有时正常,有时偏高,因而没当回事。太自信,其实是太无知,以为四十多岁的年龄,不该得这种在我看来是老年才会得的病的。因此即使配了药也并不严格按时服用,往往在量到正常血压时就自己把药停了,心里想的是“是药三分毒”,少吃为妙

十七、三高来访(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1990年一张体检表局部记载:肝功正常,“血压临界,门诊随访”。其实这临界值按后来标准,已经高了!

十七、三高来访(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1990年讲学兰州,乘兴西游敦煌,自觉甚好,当时尚未正常服药

然而,这样的自信却是和“轻敌”互为表里的同一回事,苦果就在这虚假的“健康”身体里酿成!吃吃停停的服药,依然紧张的工作和生活节奏,让基因里可能存在的高血压因子被越来越激活,又三两年后,就再也很少量到正常的140/90毫米汞柱以下的数值了。

这时才开始老老实实吃药。起先,血压高得不太多,在临界线上下浮动,记得吃的是“珍菊降压片”、“芦丁”,属于比较温和的中成药,副作用又小。但是逐渐,压不住了,开始改吃“硝本地平”(也叫“硝本定”),有时加珍菊。吃了一段时间,有时管用,有时则作用不显,医生说不妨换别的药试试,于是先后还服过“复方降压片”、“寿比山”、“倍他乐克”、“依那普利”、“缬沙坦”……等。乱七八糟药吃多了,总换来换去,不知哪种最好,便网上找资料来看,这才逐渐知道,降压药有许多不同类别。降压目的虽只有一个,通达的途径却多多,如利尿剂、钙拮抗剂、β受体阻滞剂、交感神经抑制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等等,每种药各管一类导致高血压的因素。然而,俗话虽说“久病成医”,病家知识到底是十分肤浅的,一知半解,哪能真的成医——对这些药之间的有何区别就根本不明白。更糟糕的是,医院的医生,由于每个病人的高血压,并不能简单地通过某些量化的检验指标判断属于何种类型,也就没法与这些药品对症性地对号入座,所以一般也就是让你东试西试而已。

尤其是校医,大概是医生里最悠闲的了,稍有重症或疑难杂症,往外一转,就没什么责任了。我开始查出高血压是在铁道大学,学校规模不大,卫生所也小,许多医生与我一样都住在学校家属区,抬头不见低头见,医患双方即使不熟识也起码不陌生,每次看病,特别是这种仅仅取药的慢性病,根本不当回事,常常医生间边闲聊边开药,有时还心不在焉地问患者:你这次要什么药?所以,我的高血压治疗,其实挺盲目的。但90年代中期起,至少我自己已经当一回事,再也不敢擅自减药更不用说停药了。但是究竟什么药最有效,直到写这些文字时仍始终不甚清楚。只是现今“替米沙坦”与“苯磺酸左旋氨氯地平”两种药合用,已经维持了一二年了,控制得还不错。

有一点体会,有时血压升高,并不属器质毛病加重引起,而是和情绪有关。我这人一般说来与人打交道,算是比较能谦让的,但对事情原委却十分较真,可以退一步,然而道理一定要辨明。偶尔遇到有些人或事,实在无法逆来顺受,忍无可忍,也会愤怒地爆发。记得曾有过三两次与人的观点语言剧烈争执,那时我家已有一台电子血压计,情绪激动的结果,明显感到心跳加速,热血上头,一量血压,真的已导致血压急骤攀升,而且一时还降不下来!愤怒没解决问题,但实实在在地伤害了自己的身体。所以也逐渐悟得,“制怒”确实应该是一种基本的人生修养,起码也是不必付出时间和力气的养生健身的重要法门。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