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专业设置那些事  

2016-11-17 10:04:26|  分类: 教育思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1961年毕业于同济城市规划专业的。1956年进校时被告知,这个专业是全国第一次,当然也是学校首届开办,心里颇有一种“与有荣焉”之感。但是,想不到,那一年,又会从原来的“城市建设与经营”专业抽掉一部分二年级同学,插班成城市规划二年级,他们1960年早我们一年毕业,从而无形中抢了我们开天辟地第一届的“风头”!不过我们仍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他们缺失了非常重要的56年开始的一年级与建筑学同样的基础教育,也错失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老师,在建筑设计方面我们的基础显然更扎实些。

据说“城市建设与经营”(简称“城建”)是学苏联的专业名称,在它前面1952年起曾叫“都市计划与经营”,这还比较靠近城市规划的意思,不知怎么又改了。从当年的学习内容来看,“城建”偏重市政工程和管理,与城市规划,培养方向存在差异,最主要的是,后者重在建筑和规划设计,所以美术、建筑初步、建筑历史等课程很看重,低年级建筑设计教学与建筑学一样课时,高年级才重心转到城市方面。因为侧重不同,所以有了“城市规划”专业后,“城市建设与经营”仍一直保留着,直到文革所有专业停止招生,以后再未恢复。

专业设置学习苏联,照搬人家的名称,是当年“一边倒”国情惯例,但搬套多少有点不求甚解。其中最突出的是一个“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在苏联本是一个侧重于各类建筑结构与建造的专业,那“建筑”多少是当做动词用的。冠以“工业与民用”,只是农业建筑尚不成气候,忽略不计,这顶“工业与民用”大帽子,已经像是概括建筑业全部的了。考生不明就里,看这专业名,顾名思义常认为学出来便是能做全部类型建筑设计的人才。这种误会一直也没有断过,以致相当多本来是对建筑艺术感兴趣的人,及至进门,方知那是以数学力学为基础,大量学习建筑结构计算的一个专业!有意思的是为了区分结构设计和施工的不同侧重,一度还设置过“工业与民用结构”(简称“工民结”)专业,专门培养结构设计人才。后来发现工作中结构设计和施工关联密切,专业口径大些有利工作,这才取消了“工民结”,定格成只以简称的“工民建”来培养所有建筑结构设计和施工的人才。现经多次变来变去,好像就归口于更大口径而名字老旧的“土木工程”专业了,桥梁、隧道、地下工程等都纳入其中,因为基础都是数学力学,基本本领都是结构设计,建筑工程只是其中一个方向,这再也不会有误会了。

众所周知,1957年“反右”,1958年“拔白旗”,同济有“火烧文远楼”之举。文远楼是建筑系所在楼,火烧并非真烧,只是形容运动势如大火熊熊。因为建筑系被批为“资产阶级顽固堡垒”,必要彻底“火烧”摧毁才行。这样的“火烧”,从58年到66年文革,一共经历过三次,中间一次是64年的“设计革命”,该运动全校只在建筑系展开,而且史无前例地派工作组领导运动,估计那是学的社教运动派工作组的经验。我记得后来登上上海市领导岗位的陈铁迪就是进驻我们教研室的工作组成员。

第一次“火烧文远楼”是真的从组织上下手摧毁建筑系的——它的建制被撤销。建筑学专业与工民建等合并成建筑工程系,系主任当然是搞结构的。而我们城规专业,被踢出建筑范畴,与“城市建设与经营”、“给排水”专业一起成立一个城市建设系。然而建筑系是全世界都公认的古老的系科,它的主要专业设置相对稳定,同济建筑系的生命力也很顽强,虽然每逢运动就要烧一次,可这个“顽固堡垒”总是“春风吹又生”,又焕发出新的生命。1961年,中央为了纠正大跃进以来的高校混乱局面,颁布了《高教60条》,提出了一系列指导方针,比如:高校要以育人为主;高校要以教学为主;高校要正确执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教学以教师主导,正确划分政治问题与学术问题的界限;高校的领导体制实行党委领导下的、以校长为首的校务委员会负责制等等。广大师生备受鼓舞。1962年终于又恢复了建筑系,建筑学和城市规划两个兄弟专业才重新聚首!如今更发展成“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两个专业外,又增加历史建筑保护工程、景观学两个专业,“家族”更兴旺了。

就在城规专业与建筑学专业分家以前,曾酝酿过两专业的学制从五年增为六年的改革,结果建筑学改了,城规没改成,我们当时还觉得挺冤的,要是在一个系,绝不会发生这种区别对待的情况。实际上城市规划专业,是当时的年轻建筑系主任冯纪忠与城规专业的学术领头人金经昌教授,合力推动创建的心上宝。可是到城建系以后,处境完全不同了。59年初还命令将城规和城建专业合并,拟改称“城市规划与建设”专业,可是两专业从基础知识到教学计划以及学生志趣等都不一样,最后只得废止。尤其是为了配合大跃进形势,在我们毕业前夕还曾把专业名称改为“城乡规划”专业,以适应正热火朝天的人民公社运动。这白纸黑字的毕业证书,真让许多同学在后来填表时大费踌躇,因为大概只应景了一两届,以后再也没叫过这个专业名。有趣的是,在我们院史和城市规划系史中,大多场合干脆把从“都市计划与经营”以来的所有不同相关专业名,都统一归为一个“城市规划”的出身,但60届以后的“城市建设与经营”则保留其名,也许那届开始有了真正的“城市规划”专业毕业生,以示区别对待吧。更有趣的是,我们那个时候改称“城乡规划”,国家的专业目录却仍一直叫“城市规划”(“建筑学”下二级学科),而今城市规划的学科名,国家倒改成“城乡规划”一级学科了,各学校专业名却仍自行其是,没有改变,大概因为在国际学术交流的“城市规划”共同语境中这名字很尴尬,而且学习内容确实没有半点“乡”的痕迹,不便妄称吧。

城市规划和城乡规划,看来仅一字之差,实际上远不是改一个字那么简单的事,后者要增加的学习内容,将是想不到的多,但改名的人并没认真研究过。我们当年似乎也做过人民公社规划,而且1960年还到浙江开展过县区规划,回来后作为“科研献礼”还编了一本《县域规划》的教材!然而,天晓得,当时我们城市规划的知识都极其浅薄,那些农、林、牧、副、渔等等的规划,我们那里懂?就是从县里、农村干部手上找来方方面面资料,东抄西摘拼凑起来的大杂烩。而做农村居民点规划,基本就是照搬城里那一套(如今新农村规划也并没有多少脱离城里小区建筑的思维)。作为一门学科,老师和学生没有一个人具备农村的基本知识结构,对发展更是摸不到门。那时连拖拉机、自来水都还很遥远,又要顺应人民公社思维下的大锅饭体制,如今所说的科学发展观,影子都没有的事。

城乡规划,应该是建立在保护生态和自然环境,合理利用自然资源,配合各级政府统筹安排好城乡发展建设空间,既要解决农田山林水利植被……等规划,又要解决人居道路交通给水排水……等安排,更不要说,整个规划要体现国家农业经济发展政策,所有这些,以土建为主的系科哪里关注过!单单现在规划所据的农村土地,从“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分田到户,发展到眼下的“土地流转”,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清楚,要做农村规划,还不得有一批不同专业背景的行家来共同从教学方向、内容、课程设置、教材……等一系列基础建设做起?那将是一个全新的专业,能不能、该不该放在同济大学都是问题。

本来有些专业设置或名称的改来改去,如有科学论证,严密的内容对口,倒也可以理解,但有很多属于形势冲动下的拍脑袋之举,就不妙了。不过这也难怪学校,有些更高更大的上级部门就是如此百变的。如同济大学隶属的教育以外的主管部,最初我们入学时是“建筑工程部”,79年一度改为“国家城市建设总局,字面上从建筑跨到城市,从工程跳到建设,其实内容并没多大改变;82年因为环境话题热门,又改成应景的“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88年也许觉得啰嗦,撤销“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设立“建设部”,其实这三个字概括倒也简略省事,可08年“建设部”又改回复杂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乡建设原本就包括住房的呀,是否单独提出来显得更重视?还是以住房为主的房地产在国民经济中太重要了?可是挂一漏万,非住房的公共建筑、工厂等难道就不重要、不管了吗?

回到我们文凭上那个“城乡规划”的专业名,我觉得这是很发人深省的当年大形势下虚夸思维的铁证,要是今天有人以此文凭认定说这位是城乡规划师、城乡规划教授等等,在我,肯定会心虚得不行的,因为勉强拿得起的就只是城市这一端。不过,主管部和专业名录现在都已“城乡”了,以后有朝一日“红头文件”下来,全国一律改叫“城乡规划”,也不是没可能的,但相信这与我们当年文凭上那个空头虚名的“城乡规划”专业也绝非一回事,我也不想搭那便车,说本人早就是那专业毕业的了,因为我勉强还能做些城市规划工作,而城乡规划,真的拿不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