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说“蹉跎”  

2016-11-02 09:35:58|  分类: 人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我高中毕业和进入大学的60周年纪念,中学和大学的同学,早就在筹备着难得的一个甲子的纪念活动。为了照顾多数人有空又要考虑母校安排和老师健康等相关因素,数次改动日期后,终于在10月份先后举行了。毕竟年龄大一些的已跨过80岁门槛,能从全国各地往浙江和上海集中,聚一次很不容易。

欢聚、宴饮、游玩、畅聊、寻访、追忆……是基本内容。其中还有个别人,是毕业后从未见过面的,能联系上以友谊第一不顾旅途劳顿前来,大家分外珍惜。不过,在交流各自工作、家庭和退休生活之余,也会有一个共同的感叹总是挥之不去——我们那个年代,蹉跎了多少宝贵的岁月!

确实,我们求学的时代,尤其在大学阶段,太多各式各样的运动,搅动校园,动辄停课,直接把学业冲得七零八落。然而,其实1956年,恰是我印象中最黄金的时代。第一个五年计划成就昭然,全国人民心情舒畅,欢欣奋发,尤其是当年一月中共中央召开知识分子工作会议,首次系统提出了正确对待知识分子问题的方针、政策和方法,并制定了《1956年至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号召“向科学进军”。从“思想改造运动”过来,尚未完全恢复元气的知识分子,就像久旱逢甘露,以从未有过的兴奋心情,迎接着这份滋润。高中毕业生的我们,也雨露均沾,大多数都得以进入各类大学(我们班更是百分之百),备受鼓舞,庆幸生逢其时。但国际上,56年却是个多事之秋,苏共20大转向、H鲁晓夫反S大林报告、波X事件,让毛泽东开始担忧中国的前途,思索阶级斗争形势的严重性。终于57年一场F右运动在炎炎夏日“夹风带雪”般袭来,知识分子又遭遇到严冬气候。那年高考入学风景就与我们大不相同了,许多高中生仅因成分等非学业因素就直接落榜。

F右开始,我们班才一年级,大多是18岁左右还未成年和在成年门槛上的小青年,也要抓右/派;班级物色批判了两名,最后是带帽一名。
F右后就是58年开始的“大跃进”,课堂秩序完全打乱。除四害、爱国卫生、布置展览、拔白旗、批斗会、勤工俭学、大炼钢铁、体育大跃进、下乡劳动、办城乡人民公社……所有这些事,少则停课三两天,多则十天半月,我们后来更下放青浦高教农场劳动整整两个月!学业靠边,知识成零星碎片。
59年是新中国成立10周年,举国欢庆,然而正是那一年起开始与苏联闹翻,H鲁晓夫访美更刺激了中国的解放全人类革命神经,国内虽然发现了大跃进的一些左/倾失误,却因一场L山/会议,引发了“反/右/倾”的更向左转。
终于到60年,大跃进的后果开始呈现,加之苏联停援、索债,天灾加人祸连年,百业萧条。即使粮油定量最受照顾的学生,也开始尝到饥饿的滋味。
到61年毕业时,国家已不得不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大量建设项目下马,工人遣散回乡,我们的工作分配空前遇冷。但是社会主义是不允许出现国民党时代那种“毕业即失业”现象的,指令性地下达指标让地方接受安排工作,地方只得把初出茅庐的毕业生到处塞,我们班毕业后有做银行出纳的,有干图书整理的,有当中学代课老师的,有去上海西郊公园(现在的上海动物园)餐厅端面条、卖冰棍的……直到1964年前后,一些人才陆续回到专业岗位。但平静的日子过不多久,1966年“文革”风暴又起,迁延十年以上!现在回想起来,作为一个大学生最安心读书的时光几乎只有一年级F右前的大半年光景!要说“蹉跎”,一点不假。
然而,我一直在思索,我们那些年果真是完全“蹉跎”了吗?有一个事实,似乎与“蹉跎”不太相符——到如今,同学们在高校的都是教授、副教授了,在设计单位的都是高工、老总,在企业、机关的也都是领导,好几位还坐上了省、市、自治区级或厅局级部门一二把手交椅。虽说这些职称、职位不代表多了不起的身价,但要说我们毕竟“成才”了,应该并不为过吧?知识分子是靠看家本领吃饭的,通常不存在那种熬年龄、论资历等着升迁机会的潜规则,即使从技术岗位提拔到行政部门,机缘之外,也总得有点拿得出手的成绩,才被相中,所以还是有真本领放在那儿的。这本领,要说学校那五年一点没给,不可能,重要基础正是在那些看似荒唐的岁月中点滴积累的,而日后看似在工作岗位没啥耀眼业绩,其实各种磨炼,也在积累方方面面的才干。
“蹉跎”不“蹉跎”,客观环境恶劣固然让每个人都深受其害,但也要看个人是不是甘心空耗时光。古人说得好,“一寸光阴一寸金”、“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光阴的流失固然是客观规律,但抓不抓得住那“寸金”,个人不是一点主动权都没有的吧。环境挤压,意志坚定的人,不会放弃抗争。太多的例子了,即使在监狱那种完全失去正常生活自由的环境里,一般会认为除了受折磨,最好的处境也就是无所事事了,可方志敏仍可写出《可爱的中国》那样的教育感动无数后代人的著作。
我小舅子是66届高中毕业生,今年是毕业50周年,日前学校聚会,才刚拿到补发的迟到了半个世纪的毕业证书!要说最蹉跎的,可能就是这插队落户一代人了。确实有些人在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严酷生活中,奋斗方向开始模糊,日复一日怀着苦熬挣脱农村生活的希冀,不是想方设法通路子进城,就是混一天是一天,最后带着一身伤痛真的“蹉跎”过去了。即使回城以后,一方面是对生不逢时的怨恨,一方面却是自暴自弃,没有振作。可是也有不少青年人,在政治运动和劳作的夹缝中,见缝插针地坚持各种学习,从农活、泥水、木工到书画、针灸、外语……1977年恢复高校招生后第一批本科生和研究生,许多正是这样的人,从农村泥土地和工厂破厂房中脱颖而出的!我那小舅子,也是下乡大军的一员,最后77年,三十而立之年才成为老大学生,比同班的应届生大了十多岁,但最后读博、海外访学,直至当上名校教授、系主任。他们曾是政治运动的受害者,但不是精神和事业追求的懒汉,这就是一种不甘心于“蹉跎”的人生态度,从而最终有所收获。
我在同济大学100周年校庆同学聚会后编辑的一张纪念光盘上,写过一段话与同窗共勉,其中有这么两句:“一切经历都是财富,一切财富终成经历”。这是切身体会:自己经历过的许多事,当时不仅不觉得有所收获,还认为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浪费精力,可是若干年后,忽然,那经历使自己无形中受益了,比同伴多了一份现成的优势,这样的例子相当多。这才回味,要不是当初以为的“浪费精力”,日后说不定还得补花同样甚至更多精力。即使像当年生活中的吃苦,日子过得又挺无聊,丝毫不创造什么价值,似乎纯粹是一种虚度时光的受难。其实换个角度细想也不尽然,对个人来说,那毕竟深化了对现实人生的认识,有助于正确人生观的养成,只要目标明确,后劲会比较充沛,比看似轻松快乐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享现成长大的人,要“正能量”得多。后者的轻松是一时的,经不起风浪的,在任何一道人生的沟坎面前,都可能望而却步,成为一个失败者,他们的余生,就更多纠结于万事不如意之中了。这样的一辈子,到底谁是真正的“蹉跎”,为什么会“蹉跎”,不是很清楚吗?
有个如今很流行的时髦词语叫“发呆”,许多年轻人把一些闲暇时光用以“发呆”。我开初很不理解,这样的“享乐”追求,不纯粹是“蹉跎”时光吗?干点什么不好?可是仔细想想,发呆确实也是一种紧张节奏的工作、生活中的难得调节,也可以是某种积极的休息。那发呆未必是脑子里空空如也,而可能是一种不自觉的“冥想”,当头脑屏除了一切外界干扰后,潜意识反而得以激活敏锐起来,因此并不蹉跎,仍是一种积极的 “活法”。其实说发呆、头脑空空,真要“入定”到佛教的四大皆空,常人并不是那么容易修到的。
还有被普遍诟病的网迷,打游戏打得昏天黑地,食不甘味,夜不安眠,似乎就是在毫无意义的消磨时光,绝对是“蹉跎”。可还就是有人,从网游中也玩出了大智慧,甚至在国际竞赛中拿到大奖!我想二者的差异,也就在自己对于“要什么”的把控吧,那拿大奖的,也许没有奥运冠军那么显赫,但其不以消磨时光为玩的精神,将来想干成别的事,估计也会执着。可是你只愿以玩乐打发无聊时光,不“蹉跎”又能得到什么?所以,只要主观的追求存在,“蹉跎”是谈不上的。

但我也不希望把“蹉跎”误解成似乎无时不刻地在学校、家庭、工作单位、社会……不停地连轴运转,桩桩件件事都有多大意义,才算活得充实。那就对自己太苛责了!爬山不完全是为了登顶,一路看风景是应有之义,坐下来歇歇脚,远望云天,呼吸几口山风带来的清新空气,莫说一时半会儿,就是花一两小时喝上一杯香茗,与伙伴谈天说地,那都是正当享受,与蹉跎是扯不上边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