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10)  

2016-03-06 10:33:21|  分类: 往事萦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我的灾病》连载文章中断整整一年,去年三月份发的,是讲“三高”来访的故事,主要是说高血压,那不是一场一过性的伤病,而是上了年纪以后,相对多发的慢性病,目前虽然靠药物维持着正常水平,但心血管系统的越来越老化,是必然的。事实上我很清楚,不单是心血管系统,其它如运动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神经系统……等等,都会缓慢地老化,的确会有一年不如一年之慨叹。七老八十的人,在过去已算长寿,如今却并不稀奇了;问题是活得长不稀奇,还要活得健康活得痛快,那才是值得称道的。所以,现在自己还能外出旅游,还能做些自己在行或喜欢的工作,包括在这儿敲键盘码文字,都是值得欣慰的!

我不太关注那些神乎其神其实多半不靠谱的养生之道,单靠养是很难养出一副健康的体魄的。不过,忽视生命的脆弱,漫不经心地过日子,也不行,尤其是随着年龄增长,人体各种机能都在衰退,许多灾病就会在自己不以为意的轻忽中,悄然而至。

后面将要谈到的灾病,都是上了年纪的事了,本来应是可以避免的,但就因为自己对身体和机能衰退缺乏认识和警惕,不期而遇了,写出来,无非是给朋友们提个醒,

十八、拟似肾病

1994年,我晋升正教授,学校在校外盖的一幢18层高层住宅楼正好竣工,我有了从二室户升级到三室户的资格了。虽然列入分配的房源达一百五六十套之多,但三室户每层只有一套,共十八套,去除引进人才、特殊照顾等暂不分配以外,仅余十二三套了。尽管有资格分配,可按当时综合积分排队依次挑选的办法,拿不拿得到却是另一回事。

我正高职称分数虽高,可仍敌不过有的副高或更低职级人员家庭,其人均居住面积(设这指标这很合理)、校龄(我调入前同济的一二十年工龄不算,这却极不合理)等一系列参数的相加,竟被挤出三室户挑选队伍。最后只得选了一套退而求其次仍算三室户来分的所谓大二室一厅的套型。虽然比原来居住条件已有改善,但对一些莫名其妙的优惠照顾,心里却很不舒服。比如说,连续三次评为优秀教学奖者,可特殊加分照顾;我其实已连续得了两次一等奖,心想荣誉应该让更多教学水平不相上下的人分享,第三次就无论如何推辞不参评提名了,觉得机会让给别人很正常,不就是个荣誉嘛,而且这种评也没多大权威性,一般来说,一门课课堂效果好的一直都会好。可就有人利用这一点,舍我其谁,外系的一位副教授真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占别人的风头,“当仁不让”连拿三届,最后得了这个便宜。还有给校领导开车的司机之类,据说是工作时间需随时听召唤,要给创造更好休息条件,也有加分,其实就是给领导面子,从而占得了先机。不过我还是心平地接受了这小一点的户型,反正儿子住单位,只女儿与我们两口子三人住,已经比下有余了。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10)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新居北房进深较大,有五米多,以自己设计的装饰书柜隔出一客厅,柜后作为女儿卧室,仅置一桌一椅一床。由于前后空间不足2米,放不下床,靠墙那书柜下部特意留空,将床塞进柜中,争取到30余厘米,与照片中我们坐着的客厅沙发,其实就一板之隔!

新房装修虽是劳心又劳力的事,但很少有人不乐此不疲的。儿子帮忙找的施工队伍,年前作了些准备工作,次年元宵节过后正式进场铺开,一个多月后竣工。本应通风一段时间后再入住的,但由于当时对甲醛之类的危害严重性认识不足,仅通风两周,为了照看陆陆续续从老宿舍搬入的东西,另外新添家具送货得有人接待,我就一人先临时住进去了。吃饭则仍回五年前分配的原来校内住处,好在新居离校不太远,骑自行车来回很方便。

全家入住后不久,在一次享受完新的浴室设备,安逸地剪脚趾甲时,无意中发现,脚有些肿!这肿不痛不痒,属于手指按下去,一个凹坑久久不会消退的一类,和扭伤炎症引起的肿胀显然不同。由于多少还有些医疗卫生知识,知道水肿可能是某些疾病的先兆症状之一,我不免担心起来。继续观察了几天,肿未消,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连忙就医。

校医遇到此类可疑的症状,按惯例是转诊大医院了事。果然,就诊后拿到的是一纸转诊单。挂钩的医院是当时的兄弟院校铁道医学院附属甘泉医院(经过两次院校合并后,那儿现在已是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了)。接诊的是泌尿科的一位副主任医生,印象十分深刻的是,问到我每次小便结束,有没有滴湿鞋子的现象?我回忆好像没有,至今也不知与脚肿有何关联。他问完不得要领,便开单叫验小便,这才知道,他怀疑肾脏有问题。

怀疑肾脏病,尿检是最重要也是最简单的诊断手段,等不多久当场便可取报告单。检验结果不由让我大吃一惊:一项重要指标,尿蛋白数量,竟高达四个加!那医生不由分说地就开了住院单,关照立即住院,但并没有明确诊断是什么病,只说住院是为了进一步检查。

运气的是正好有病房,同时当时正好没有课程在身,而且马上就要放暑假了,我谁都没告诉,第二天就人不知鬼不觉地住进了医院。

病房是三人间,带卫生,有连廊式阳台,里面已有两个老头先住着了,似乎都是工人阶级。后来得知,其中一个苏北籍的住了已两个多月,另一个文化略高好像浙江口音的,对前者似乎有点不满。开始以为是像一般上海人的瞧不起“江北人”,后来明白主要是不满他在室内抽烟。而我也是十分痛恨烟味的,虽然那老头自以为识相,一般躲在卫生间里抽,但我们总要如厕和洗漱的,狭小封闭的空间里烟味更重更是难以忍受,而且出出进进烟味难免逸散到病房。于是先是好言相劝,吸烟有害健康等等委婉表达我的介意,但老头烟瘾非同一般,我行我素充耳不闻。终于有一天我只得直接正色提出,抽烟请到外廊阳台去!此后,总算病室内空气稍稍清爽了一些。严格地说,是这家医院的管理有问题,护士们成天无数次地进出不管不顾,虽然也许看不到谁在吸烟,但难道还闻不到烟味吗?不管其个人是否厌恶烟味,这是职业的职守问题。

入院后的身体检查倒是从未体验过的一项福利,很全面,绝不限于与泌尿系统有关的,从心脏到大脑,从胸肺到肠胃,肝肾胰胆,血、尿、粪便……查了个遍。但手段只到彩超为止,没有动用昂贵的CT和核磁。这恐怕因为当时还是公费医疗,没查到具体指症,能不用就不用,如果是医改商业化的今天,就说不准了——我80多岁的丈母娘曾跌断股骨,竟要化验艾滋病!还说这是规范性的惯例。化验之外公费医疗的治疗手段,也是适可而止的,“贵重药”只是开始时吊了几袋生物制剂白蛋白(?),据说是增强免疫力的,很快脚上的水肿消了,也就停了此药,而后直到出院,主要只服用了一种药,是降血压的,叫依那普利。奇的是那尿蛋白的加号,随着血压降也降了下来,从四个加到三个、二个,两周后就已降至一个,出院时尿检报告单上的尿蛋白数是±,意思是似有若无了。

负责病区的医生是一位医学院毕业不久的年轻博士,人挺平易近人的,熟悉后我曾问他,我这到底算什么病?他坦言相告,从化验指标有蛋白看,肾脏肯定出了点问题,但和典型的肾炎等一类肾病又都不像,因此他提出最好是做一次肾穿刺,通过活检来进一步查证。我婉拒了,根据我的医学常识和请教医学教授的亲戚,穿刺是损伤性检查,不是绝对必要的话,还是避免的好。

查房曾来过一位该医院的泌尿科最高权威,一位女教授,以为会作出对疾病的准确判断,但也完全落空。那次她是带着一群学生来的,我只是临时充当了一回活教材,她只顾向学生说些诊断、用药之类问题,我连个问话的机会都没有。但有意思的是,后来,铁道医学院并入铁道学院成立了铁道大学,有一次规模较大的教学评奖活动,因为是铁道大学第一届,系里再次推荐我参评,希望为系赢得荣誉,我很难推辞,巧的是这位女教授也是那一届优秀教学奖的候选人,而且和我一起被聘为那届教学评奖的评委,出现了有趣的我参加听她的示范课,隔些天她又来听我的示范课的互换着当讲课人和评判人的局面。她讲的那堂课用的是电脑课件,可能是北方人,普通话语音纯正口齿清晰,效果很好,但内容只是肾病的基本分类,对我来说却稍微显得浅了些,因为我前前后后已看过不少有关方面的书,都知道了。不过可喜的是,两人那回都得了一等奖,我想她是绝对不记得我这个病人的了。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10)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当年教学一等奖获奖证书

我这是生平第二次住院,但第一次胸膜炎太短暂,像疗养,除了对那私家花园改作的医院环境感到新鲜,对治疗没什么感受,这第二次就有些不同了。我住院期间曾回过一次家,理了个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当时走在路上真的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主要是阳光下的自由呼吸!住院实在太压抑了。听一些病号絮叨病史;看那些病入膏肓的血透病人长期以医院为家,总担心自己最后是不是也一样下场。尤其是眼见重病人病逝,遗体被推出危重室时,家人跟着号哭……,真不是滋味!

和病室里另两位几乎天天家属来探视并带来食物不同,我是不希望家人前来的,更对单位同事封锁着消息。觉得自己还像正常人一样,每天早晨打太极拳锻炼不误,白天听收音机、看杂志,晚上早早入睡。一日三餐有营养师配餐的饮食,虽算不上丰富,但每餐也有二三种花式的选择余地,不比家里差,完全没必要让夫人来回跑,因为这医院离家虽不算太远,骑车不过二十多分钟,但不会骑车的她乘公交却两头都要走不少路。整个住院期间,只有一次,时逢中秋,女儿从学校回家,一定要拉着她妈妈来送一些月饼,一片孝心之外,大概也好奇地想看看我到底生的什么病和医院环境吧?儿子那边离得远,因为没告诉他,他大概始终都不知道我这次住院经历!

幸运的是,在这医院呆了一个月,医生便答应我出院了,结账花了五千多元。最后的化验报告,一切指标都很正常,特别是作为肾病治愈的一项重要标志的肌酐清除率,医生们会诊时都异口同声赞曰:这才叫正常!但直到握手道别,也没给我的病下结论,只有一位医生,我问他后私下里说,我看大概还是和高血压有关吧?

但我自己后来暗地里却有另外一种怀疑:那是八年后的2003年,我卖了老福利房买的商品房,又一次进行新房装修,那次是装修完洞开8层高楼的窗扇,足足用了三个月来通风,在已无任何不良气味时才入住的。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10)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2003年新居一角。

在享受新居更敞亮舒适的环境时,忽然联想到,当年过早入住新装修房,是不是吸入了过量甲醛,一时肾中毒才造成尿蛋白升高的?那次采用的是一种流行的叫“多彩涂料”的墙面装饰材料,散发极强的异味,再加现场制作自己设计的家具油漆时的甲醛味,久久不散,我是在气味最浓的一段时日里,日夜呼吸的,越想越有可能!否则怎么解释发病时间的契合和这病这么轻易的速来速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