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11)  

2016-03-20 09:19:25|  分类: 往事萦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九、髌骨骨折

200211月份,接到浙江衢州市的一个邀请,该市的城市总体规划修订项目需要通过专家论证,因为我在那边正有一个历史保护设计项目,市里顺便邀请我当评委,并让我帮忙再找一位城市规划权威,以提高论证会的学术档次。我寻思再三,最后找了读书时就心仪的原系主任,后来又担任过同济建筑城规学院院长的李德华教授,电话介绍情况后幸得允准。原来他多年前到过衢州,旧地重游也一快事。行前两天登门送上火车票,告辞出门时,李夫人,也是我原来的教研室主任罗小未教授关照了一句话:“李先生已不太出远门了,我可把他交给你了啊!”这就在给了我莫大面子的同时又赋予了我极大的责任!

2016年03月09日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2002年新年李先生夫妇赠我的贺年照

由于院校合并,我调往上海铁道大学又重返同济园已经多年了,除了老同事、老环境等等如鱼得水之外,最深的体会是,“招牌”,对同一个人,会有多么不同的外部效应!无论科研或设计,铁大时是苦苦“找米下锅”,而且因为该校哪怕在铁道部内也只能算二流,经常不是直接遭白眼就是被怀疑能否承担得起“重任”。而回到同济建筑系,同样一个我,身价立即百倍,到处有人请。哪怕是个同济讲师、助教,也似乎比铁大的教授更理直气壮。学校等级自有高低差别,但更多的是以职能部以专业命名本身,必然让人误判的恶果造成。钢铁学院、石油学院、水产学院、纺织学院……让一般人很难接受那里还会有除校名以外其他方面专业知识的人才,即使看到有,也怀疑会不会“滥竽充数”?扩招后那些“杂牌”高校师生的处境,更可想而知。

我接受那个衢州历史保护规划设计项目时(衢州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还在铁大,但却是以“前同济老师”的背景被接受的,当时颇有自知之明的以惯常的低姿态、低要价,较高质量地完成了任务,送上图纸文本时已回同济。建立起信任后,关系融洽,因此又接着被委托另两个项目,一时和官方城投公司及政府部门都混得很熟了。无论在铁大还是在同济,我还是我,内心并不认为就提高了身价,但对地方面子上,肯定觉得上了一个台阶。

我按常规待遇,请规划部门派车接送李先生这样身份的专家,而且我前面的规划工作和阶段性汇报等,也多半有车接送的,但不巧当时正好在修高速路,如换走配合施工的原来省道,既不省时又远不如坐火车舒服,他们提出是否还是自己乘火车前往,一切费用包括室内出租车费都由他们报销。我权衡了一下,觉得先生从来不是爱搭架子的人,便答应了。先生果然无所谓,于是我们在干净的火车座里,海阔天空地聊着许多共同经历的人事,六个小时不知不觉中也就到了。

2016年03月09日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衢州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这是保护下来经过整修的一座城门。

第二天是参观兼现场踏勘,第三天论证会开了一整天,见到主持项目的,竟是我已调铁大又被回聘同济所带的一届毕业设计小组的很熟悉的毕业生,分外高兴,他那时在省里已经小有地位。省里到的其它方方面面见过面和不认识的专家、领导就更多了,其中就有后来因贪巨而出逃海外,全国闻名的时任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杨/秀珠,其自说自话夸夸其谈却对李先生的言必称老师的“谦恭”,让我很不舒服又好生纳闷,此等人物是校友应该早有耳闻的呀?问之李先生,他微妙地一笑告知,原来杨曾在当/官后于同济短暂“培训”镀金过!

结束论证,第四天无心响应当地的游览盛邀,赶紧回沪,我心里只想着不辱罗先生的使命,安全护送老师“原物奉还”。哪知这小车换火车的行旅,在回程偏偏发生了意外,不过幸好出事的不是老师而是我自己!

那天晚上列车到达的是上海铁路南站,距位于上海东北区老师居住的同济新村和西北区的我家都很远。带着老先生不可能乘地铁换车折腾,原来就准备乘出租车送先生先回家然后再折回自己家的。但出站时天正下着小雨,众多旅客混乱地沿街拦车,我们老实等候好半天都没拦到,生怕老师淋雨生病,我不免有些心急火燎,这时看着一辆空车远远驶来,便吸取前面人争先恐后叫到车的教训,小跑几步扬手抢先迎上前去,就在司机已冲着我徐徐靠来而我从人行道跨下马路的一瞬间,由于此处新修的路缘侧石不合常规的高,我毫无心理准备,一脚踩空,右脚脚踝小学跳远受伤落下的韧带松滑的病根,让脚严重地崴了一下,人便朝前跌扑出去,这时下意识地还护着两手都提着的行李,包括邀请方赠送两人的沉重的柑橘之类土特产!左膝盖最先着地,右膝也跟着滑跌下去,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却还强撑着挣扎站起,回头招呼落后几步的先生上车子后座,将东西放在其身旁空位,自己再挪到副驾位置落座。对司机说了声“到四平路同济大学”,仍是原先的计划。

但车上高架不久,实在痛得太厉害,心想送去再回来不知该多晚了,恰好李先生正客气地提议:“你家近些,要不先送你,我再继续往同济新村去”,我便顺水推舟:“这车直接送你回家,我半道先下,另外再叫车回去”。到离我家较近的金沙江路匝道,我便下车预付给司机一百元车费,到同济的后程肯定够了。

换车还算顺利,勉强下了车,又上另一辆车,但一条腿痛得完全使不上劲,幸亏平时运动锻炼,筋骨还勉强挺得住上车下车的折腾,一路苦撑结束了艰难的旅程。

我家住宅楼就在沿街住宅区大门旁,平时轻而易举从下车路边走去不过二三十步路,可这一次走得太辛苦了,特别是进入门厅电梯间前,要迈上七八级台阶,简直像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忍痛爬上,手扶着门厅墙进入电梯,到六楼出电梯勉强挪到家门,一进去便瘫倒在沙发上。夫人见两条裤管泥迹斑斑,忙问怎么回事,我说摔了一跤,急着就脱下外裤察看,只见两膝都有血迹,左膝更是肿得厉害。澡是不能洗了,匆忙洗脸洗脚,擦去外伤的血迹,简单包了一下,又给李先生打了个电话,知其已平安抵家,便赶紧睡下了。当时只觉摔的不轻,并不知伤情究竟有多严重,心里还想睡过一觉疼痛便会缓解的,哪知躺下后,越发痛得厉害了,一晚折腾得无法入眠!

第二天,让夫人去买来红药水,自己往破皮处涂了一下,但熬到晚上一点没有好转的趋势。夫人便怀疑,是否已经骨折?我说不会,哪有骨折了自己还能撑着走的道理。可再一晚的疼痛难熬,终于让自己也动摇了。第三天一早便由夫人陪同打车去了离家较近的医院,那可能是一家二级的中医兼老年医院,心想跌打损伤中医还是比较有办法的。

虽说是中医,门诊检查还是西医的一套。X光拍片仍是伤骨科的第一看家本领。片子洗出,清清楚楚,左膝关节中间横裂着一条白线,医生说,髌骨骨折!你居然还自己跷着走进来?马上上石膏!髌骨就是膝盖最突前的俗称“膝钵头”或“膝馒头”的那块略呈菱形的骨头,跌跪下去正是那块骨头首当其冲的。

治疗也似乎与中医无关,石膏绷带从左大腿下部一直打到脚踝,整条左腿就此笔直地再也动弹不得了。右边虽然没有骨折,但皮外伤也不轻,加之脚踝扭伤,都上了药用大块纱布绑带包扎了起来。

如此伤情显然是不能上班了,课倒是没有,但其他业务上的事却还不少,只得实话实说向院系打电话告假。想不到这么一来,竟引起了院党委书记和院办主任的关心,特意提着两罐安怡高钙奶粉上门来慰问。我不好意思地接受下来并提了一条要求:请不要在学院再张扬了,这是硬伤,无需看望。果然,除了偶然撞上门来的,此后再无同事前来。但学生那边却止不住,一人电话里知晓,便传得满城风雨,亲朋也瞒不过去,所以有一段日子,无数遍地重复叙述受伤和治疗经过,弄得像祥林嫂说阿毛似的。所以我一直主张探病要看对象,一般心里有牵挂就可以了,除非病人在心理依赖性重怕寂寞的情况下,希望常有人在身边嘘寒问暖,开解担忧,才当别论。

许多年前有过臂伤的经验,便知此类硬伤除了耐心静养别无他法。骨头汤几乎天天喝,还不断往口里塞别人送的十分难吃的“牦牛壮骨粉”之类营养品,反正一时就和带“骨”和“钙”字的食物结下不解之缘了。然而,一个月后去复查,X光片拍出来,居然和第一张片子没有什么区别,好失望啊!本以为那么多骨头吃下去,总会把那道区区裂缝填满的,哪知竟一无效果。医生倒见多识广地安慰:“没有这么快的,你看这一端边缘已隐隐有骨痂在形成了,恢复得不错!但我心情还是十分沮丧。

长期上石膏不能洗擦又一直捂着的腿,十分痒痒,手抓不得,只能轻敲绑带间接震动来止痒,加之晚上睡觉白天拄拐跛行难免的摩擦,石膏绷带渐渐地就松了起来,到后来简直就像一个靴筒,除了脱不下来,和皮肉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时地得往上提,才能不压住脚背,实在受罪。又过了半个月,第二次复诊拍片,我没抱太大希望,心想长一点是一点吧。结果却大出预料,那骨折处竟完全长好弥合得天衣无缝了!拍片医生看我一头白发,问我多大了?我说六十三,他很惊奇,说一个半月就长好了,这样的年龄真不多见。主治医生读片后也面有喜色,我趁机诉苦,说石膏绑带已松,腿又痒,可不可以就此拆了?医生犹豫片刻说,保险点还是再套着吧。临走却又补充道,你真要拆,自己回家拿把剪刀剪开就是,不过走动要当心。

仿佛得了特赦令,回去当晚就大胆地自行将绑带拆除,喜孜孜地想从此便可迈开腿自由走路了!岂料膝关节是完全僵直的,一点弯都打不过来,绑着和没绑着东西竟毫无区别!苦盼了两个月,以为得解放的日子来了,才知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一点折扣都没商量,骨头固然长好,筋却没有活过来,“徒刑”尚未期满,还得在家呆着!但稍觉轻松的是,总算可以洗澡了,一个半月只能擦身的日子终于结束,这毕竟是令人欣慰的!我家浴缸足够长,腿不打弯泡着洗,还是很畅快。此外,天气已到寒冷的十二月底,解除石膏“盔甲”,正好可套上温暖的棉毛裤,老天怜惜我还是挺及时的。

2016年03月09日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记录着整个骨折就诊历程的临时病历卡内页

后面的养伤,与臂伤那次就大同小异了,很枯燥的锻炼复锻炼。第二年二月初,春节头上,第一次试着下楼,人轻飘飘的,脚步左边和右边还有些轻重,但很快,十天半月后就健走如常了。那年春3月,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外地春游,遇到一些久未见面的老同事,说起这次受伤,都说看不出任何步态上的痕迹。直到如今,这条腿已走过“千山万水”,没有留下任何不适的后遗症。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