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灾病(连载13)  

2016-04-28 10:29:32|  分类: 人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眼珠子工程

人们常用“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为什么不说像爱护心、肝、肾、肺、脑、手、脚……一样呢?即便五官中也不说耳、鼻、口,只说眼睛,可见人对这个器官的特别珍视!

可惜的是,眼睛像任何器官一样,再爱护,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避免的都要老化起来,爱护,只能延缓其功能的退化,但“老眼昏花”总不可避免,用眼较多的知识分子,这种退化似乎更明显。“眼明心亮”是对一个智者的夸赞,但老人再“睿智”,已完全无法“眼明”,一般主要是靠的心了。

年轻时,往往会忽视眼睛的保护。我16岁高二时就戴上了近视眼镜。看不清黑板不得已配镜,上来就已是200度了。分析起来,造成近视应是两方面的因素:一可能是遗传,我父亲、我子女都近视;二肯定是不注意用眼卫生,看起书来不知道停歇。小学高年级就常在 “日光接夜光”的放学后傍晚时分猛看闲书(主要是武侠、侦探),尽管长辈提醒那最伤眼,仍不舍放下,直看到光线很差了又怕开灯费电,因为家训时时叮嘱要“勤俭节约”。晚上常在暗淡的15支光灯光泡下,接着看,所以视力不知不觉中就受伤害了。进大学后,进一步发展,当换第二付副眼镜时,验光已超过了400度。这时虽然开始注意,但似乎为时已晚。逐年进行性加深,到最后,虽然右眼停在500度上下,左眼却一直发展到超过1100度!配眼镜,所有师傅都说1000多度的深度近视,没必要配足,那会造成头晕。后来眼科医生也告诉我:实际上,两只眼睛视力相差那么多度数,你是一直不自觉地在用一只好些的眼睛看世界的!照此说来,配镜师傅的话也得到旁证,那只眼反正基本不用的,大可不必配足!

这样一直到四五十岁,眼睛开始老花了,也就是生理性的远视了,发现原来的近视倒有个好处,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另戴一副老花镜,不戴眼镜看近处的东西很清楚,因为远近“抵消”。这才想起,小时候看到外婆六七十岁,穿针引线不需要老花镜,人夸眼神好,其实不然,估计她年轻时是有近视的,哈哈!从而也明白了,以前看到老教师上课,总是将一副眼镜一会儿戴上一会儿摘下,原来那正是上年纪后戴眼镜必然造成的不便。因为一副近视眼镜既纠正到能看清远处,看近处就显现出老花的特征,反而看不清了,反之,老花眼的老师,在看近时要戴眼镜,看远却需摘下。所以他们看黑板和看讲稿,摘下戴上地手忙脚乱很是搞笑,但自己后来也未躲过这种尴尬!

2008年,小区有一次医院上门免费的眼睛健康检查,那次是以检查白内障为主要内容的,也包括其它一些检查项目,我和夫人闲来无事便去查了。两人都查出有轻度白内障,但无需手术治疗;可是,有一段话我听进去了:如今的技术,并非一定要到白内障严重了才适宜动手术,像我这样深度的近视,如果做一个人工晶体手术,既可以将白内障消除,又可以将近视度数减下来,是一举两得的事。而且,他们宣传,上海如今有一项免费的惠民工程,做手术换人工晶体,在医保内结算,基本不花钱。

检查结束,有一位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名片,我一看身份是“医疗顾问”,让我考虑,如果想进一步了解情况或做检查、做手术,可与她联系,医院会有专车来免费接送的。还有这样的好事?不过,想想倒也并不太奇怪,毕竟那是一家民营医院,拉生意先做好服务工作属于“促销”手段吧。为了避免代作广告的嫌疑,医院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是属于上海市医保定点单位的一家专门眼科医院,后来去了又得知,那是有外资背景的。

我和夫人回家一商量,觉得不妨过去看看。我主要是对可以减低近视度数有点心动,她则想进一步咨询一下医生,目前的眼睛视物昏花,戴不戴眼镜都不太舒服,到底算什么问题。

果然,一通电话联系,约好的日子时间,一辆印有该医院名字和红十字的白色中巴如约开到小区门口来接我们了,正是那位医疗顾问下车迎接的。上车见已经有几位乘客坐着,原来车子是按区域派的,我们这一片,按路线到达先后,排好时间,一家家接。她在离开前一家时打电话通知下一家还有多少时间可到,我们稍提前一点到门口等候就可。

后面又继续接了两家,车到医院已近11点,一起下车的有十来人。马上有几个护士上来分别把人引领到挂号台前,第一个项目就是查裸眼和戴镜的纠正视力,而后,一个个科室所有检查项目,那些护士竟全程指引陪同!而且因为来的大多数都是老人,小护士非常体贴,对老态龙钟腿脚不便的,还一路搀扶着,让人体验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贴心。心想要是其它医院都有这样的服务,让人望而生畏、生烦的医院印象将会被彻底颠覆!不过这里门庭若市的状况与其它医院一样,检查程序尚未走完,已到中午用餐时分,想不到护士还会及时来分发免费的面包和饮料。

当一系列视力、眼压、眼底……等基础检查完毕,就轮到最后一个科室,那是每一位医生一间的专室。我被带到其中的一间,一位40来岁的女医生坐在那儿,门口铭牌上说明是北大医学院毕业的一位硕士、副主任医生。看过我一叠检查报告后,亲自在一台仪器前再次检查了双眼,然后坐下来与我交流。她的建议是,两眼白内障虽有一点,但不严重,右眼目前无需手术,但左眼深度近视,倒是可以早日手术,趁清除白内障的同时换一个近视度数较低的人工晶体。因为对她温婉的服务态度已经有了好感,建立了信任,我便问是你做手术吗?她说是的。我当即决定,做吧!

人工晶体有许多规格,都是进口的,如果用德国的一种,最便宜,医疗报销后基本自己无需付费了,美国的次之,自己要负担一些钱款,最贵的是英国的一种,要自负2000多元。心想一辈子就这一次,价格还能承受,便决定用后者。商定了手术日期,可以提前一天到医院住下,第二天做手术,完事再住一晚,检查没问题就可出院回家了。也可不住院,但住院是免费的,离家远,还是住院遇到问题好办些,便决定住院。

手术前一天下午,我是自己乘地铁过去的,如预约他们的车接,反而没有机动余地。办好住院手续,到病房一看,七八张床位,我第一个到,床上整齐地放着病号服,乖乖换上。好像有护士来测血压和体温,说每隔两三小时会来滴一次眼药水,关照好好休息,明天等在病房不要走开,轮到手术会来喊的。医院有免费晚餐供应,当然,普通的有荤有素的盒饭。

吃过晚饭我上街逛了一圈,回到病房,见新来了好几位,原来他们都是家比较近,吃过晚饭过来的。但我那一晚休息得很差,因为最后进来的一位病人,打鼾惊天动地!听到不止一位病友在唉声叹气,看来也是闹得睡不着,我仗着多人受害的勇气,起来走到他床前推了他一下,关照他最好侧身睡,打鼾实在太影响大家了。他倒也没生气,听从建议侧睡过去。但不一会儿,又仰面朝天鼾声大作了!无奈,只得自认倒霉。满脑子不着边际想的是,医院可不可以事先了解登记一下,将有打鼾习惯的人隔离在同一间病房,反正他们都不怕闹。

就这样折腾一夜,第二天早餐是包子、袋装豆浆,量有点少,幸亏前一天先见之明,逛街时买了面包备用。也有手术者不住院,早晨按约定时间由家属护送到来。我心情一直很平静,但听到喊我名字去手术室时,心跳还是一下子加剧起来,毕竟要在眼珠子上动刀,完全在想象能力之外!

手术室连排着好几间,很现代,进入前先在等候区再次更衣、套上鞋套,颇有无菌操作的架势,然后护士来点眼药水消毒、扩瞳、上麻药……,这一准备过程时间远比后来手术时间长得多。

当前一位术者完事出来,轮到我进去,先前检查的那位女医生,再次见面。查对了一下身份,似曾相识,便让我躺到椅子上,并对我说,不必紧张,很快的,没有什么痛苦。她周围还有好几位助手,我只能笑对,说拜托了!

好像最先是什么药水冲洗,然后大概就是用刀划开角膜了,确实没有任何疼痛感,而且因为整张脸已被手术巾盖住只露出术眼,我也无法看到外部情况,只能凭听到的医生和助手之间的片言只语来感知手术是否顺利。可能是在吸出白内障和原来的晶体,并置换进人工晶体的时候,有一点酸胀感,不过在我还在等待后面还会有什么感觉时,医生却说,好了!取下手术巾,眼睛立即被蒙上纱布,全过程大概在8分钟左右,就睁着一只独眼回病房了。

术后也没有什么不舒服感觉,有的病人就此被接回家,但第二天一早要回来复查,我离得远,就老老实实再住一晚,等待第二天检验结果。那一晚,打鼾者没住下,睡得还算安稳。

次日早餐后,病人按动手术先后,依次被护士喊出去,不一会儿又一个个回病房,眼前的纱布都已拿去,都显得很兴奋,因为视力都大为改善了。我排在较后,一直坐等,虽还不知效果,但眼睛没有异样感觉,已基本放心。只是在被护士叫到名字,揭下纱布作第一个项目检查视力那一刹,还是有点忐忑,不知会看到什么景象……

啊!小心翼翼睁开眼,简直是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特别是两眼一比较,术眼看到的一切都像洗干净过的——视物特别明亮,色彩特别艳丽!这就是说,人工晶体透明度极高,还原性特强,而另一只用了70年的原生晶体的眼珠,看东西都很“陈旧”,明显蒙着一层灰黄色。我当时就想,这大概就是幼儿所看见的世界和成人世界的区别,所以儿童画永远没有成熟绘画那种“灰色调”,因为他们压根看不到灰!

最后再次与手术医生见面,她用仪器检查后说手术很好,置换的晶体原设计是用300度的,实际效果查出来是250度。我非常惊喜,原来可以这样来告别深度近视!夫人不放心我,是来接我出院的,她同时趁便在那家医院附设的眼镜店配一幅镜架。我戴着太阳镜,搭医院的免费车,一直送到小区门口。

大约过了一周,我在外面配了新的眼镜片,又去复查,这回有一个检查项目,结果是打印出两张像细胞组织般的图像,让我给主刀医生看。她告诉我,这是反映刀口长得好不好的,你的刀口长得很好,你看图中分布的这些小点状结构多均匀,说明结膜已很平服……原来是细胞水准的电子镜像放大图。

我告诉医生,马上我就要去美国半年,会不会还需要复诊?万一有后续问题怎么办?她非常自信地告诉我,一般不会有问题,我们手术做得比美国同行高明得多,你想想,他们一年做的手术,还不如我们一个月的,我们的经验和熟练程度,当然远高于它们,你放心好了。

不过,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手术虽很好,可是配眼镜后,提高到250度的左眼视力,却和右眼的500多度,发生了不匹配的问题——双眼视物出现不完全重合的现象,类似散光。我先以为可能是配眼镜的问题,再次到医院检查,才了解了真正原因,这是在两眼视力差300度以上时都会产生的问题,适应一段时间,生理上会调节改善一些。我问他,原来没做手术,两眼度数差大到5600度怎么倒没觉得这个问题呢?这才从他那儿得知:索性差得很多,生理上会调节到只用一只好些的眼睛,差的一只,其实等于没在用!

手术后度数降低虽令人欣喜,但仍需戴眼镜并使用两付眼镜,一付配深些,用来看远(用于外出),一付浅些用以看近(用于看电脑),而更近的读书看报则摘掉眼镜裸视。这样持续了几年后,感觉实在不方便,便动起了索性将500度那只右眼也做手术降到与左眼相同度数的脑筋,都是250度看电脑就不用戴眼镜了。

第二次找的仍是这家医院,但从网上发现,它在离家更近些的地方开了一家新院,规模比原来那家还更大些,而且原来手术的那位女医生也调过去了,便去了新院。因为交通上还算方便,没搭他们的免费车,其它一切都熟门熟路如法炮制。不过导引的护士,没有将我带到原来那位医生的诊室,而是带去另一位女医生房间,我问为什么不带我去那原来熟悉的医生,她说先前没听清我的要求,但解释这位也是技术高明口碑很好的副主任医生。我后来搞清,她其实就是对口这位医生的,多一位患者就多一分业绩,看来民营医院服务好,毕竟以营利为目的,这倒也可以理解。然而这次候诊的医疗秩序比前一次要差些,因为生意已扩大到市郊农村(同样派车接送),护士有点忙不过来的样子。

不过手术进行得还是很顺利,当然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对眼珠子上动刀,不再那么紧张了,只是手术当口,两手还是不由自主紧抓着手术椅把手,害得医生连声劝慰,不用紧张,你不是做过吗?很快就完事。唯一想不到的是,术前住院一晚再次倒霉地遇到一位打鼾如雷的患者,我向护士站讨棉花球塞耳朵,没想到他们没有,给了我一大把棉签,让我自己去剥开来替代!

双眼视力都恢复到低度数近视后,的确像这一刻,电脑打字已完全不需要戴眼镜了,但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麻烦,到超市购物,带纠正的眼镜,看不清标牌,特别是印刷在包装上的小字,必须摘下眼镜裸视才行,这就回到一个患低度近视又老花的老人的常态了,好在现在已难得上讲台,否则眼镜不断摘下戴上的尴尬,必将再次遭遇!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