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终篇)  

2016-05-26 09:48:49|  分类: 往事萦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渐入老境

2015羊年春节,过到法定的初六开始上班,就算基本“欢度”完了。虽然还有元宵节的余韵,但对大部分上班族来说,那更像是春节后的又一个节日了。至于我这样的退休之人,其实过节意义主要是亲朋好友的各种团聚碰面,要说吃喝玩乐,只要自己有兴致,哪一天都是余暇,都一样可以实现。然而老天总是故意作弄人,每个人年轻时正有精力、有兴致、有胃口,偏要上班干活不给时间,退休了给你时间,充分空闲,却越来越少那份吃喝玩乐的“容量”了!特别是其中健康欠佳的人群,节日恐怕更有说不出的苦恼。

我庆幸自己跨过古稀身体尚无大恙,不过从来也算不上一个身体强壮之人,如今更已无法随心所欲一切自如了。年前一个多月时,就有一次腰部的陈伤发作,后来经内服外敷诊治基本好了,可不当心,岁末又不知怎么一下,卷土重来。

清楚记得这老毛病是年轻时下乡劳动落下的:当年挑担不知轻重,见有铁姑娘妇女队长挑起200多斤担子,疾走如飞,经其几句话激将,心想100多斤的稻子我挑过,走上一二百米没问题,便欣然应战试试。哪知绷着腿猛站起来,就觉得腰部咔的一下,勉强迈腿走了几步就不得不“撂挑子”了,腰显然已经受伤,但还不得不强作笑颜不露声色;下乡是锻炼来的,可不能露怯。后来各种劳动场合又伤到几次,这腰椎和腰肌的毛病就做下了。到了现在,拍片诊断已是属于腰椎骨关节病和腰肌劳损了,但医生说,这虽是毛病但也“不算”什么毛病,因为基本无药可治!目前只有三种治疗手段,一牵引,二推拿,三针灸,不过都只治标不治本,缓解疼痛而已,要紧的是自己当心保护,不让反复发作,就可延缓“退行性”老化。

其实入了老境,像腰部陈伤发作一类病痛,已经习惯,端重物用力不当、衣着单薄遭受风寒、甚至与小孩开心玩闹的不经意间,都会邂逅到,每次严重程度虽不同,频度却明显增加了。事实上,这也不完全是受伤问题,而是肌体的老化,骨骼、肌肉的强壮和柔韧性都变差,这进程无法避免,而且不是某一局部的问题,比如腰肌之外,肩肘也有问题;腰椎之外,颈椎也有问题——据说这是知识分子的通病,老人更少有例外的,颈部酸痛是表象,内在的问题就是老了!

我感受到颈部问题,开始是骑自行车时,要横过马路或向左转,一般得转头看看后方有无机动车、电动摩托之类,以策安全。逐渐地发现转颈变得很紧,原来可转100多度,如今只能90度了,以致偶尔不得不踮脚停车转身向后张望!这提示了我,颈部已经老化,不再像年轻时那么运动自如了。

更大的变化是内在的,就是颈部血管硬化甚至变窄,造成“脑供血不足”,因此而造成眩晕,再严重的就是脑梗了。我眩晕已经体会过了。那是大约09年赴美,我和夫人是分开去的。有天早晨起来,忽然感觉床垫有些倾斜要陷下去一般!静坐片刻,下床查看,床垫没有问题啊,便一如既往洗漱完晨练去了,没有什么异常,但觉得头有些不同往日的晕乎,当时也没联想到什么,只当没睡好。但当天晚上,躺下的时候,又再次发生像床垫塌陷人要歪下去的的感觉,往后躺时更严重地出现了天旋地转!而且只要体位改变时,都会一阵眩晕,这下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夫人早就有过因脑供血不足而眩晕的症状,自己竟也轮到了?不过一切还好,这两次一过性的眩晕,我并未对女儿提起,既未就医也未吃药,以后几年倒都没再发过。

不过去年又有过一次小小的不适,夫人知道后,关照最好去大医院检查一下,我也多少落下点心病。但去三甲医院检查,路远又怕排队,便一直拖着。最近去最基层的社区医疗中心补牙,看到那儿竟也有多普勒血流量检查,似乎没人排队,便做了一个。数据是立马得出的,医生诊断结论是“脑双侧前血管供血不足”,我问怎么看数据,医生竟说她们也不懂,那些数据代表什么,只是培训时告诉过她们,对号入座而已。我只好回来上网,总算将表格中拉丁字母代表的意义弄清了,也看出来数字间的关系,虽然仍一知半解,但想想那社区医生真的水平不行而且很不负责任,这么简单的学习都不愿意。

渐入老境后身体走下坡路,还有许多表现,常言说的“人老先老腿”我也终于体会到了。一直以自己健步如飞,比学生还走得快为傲的,70岁以前,尚能沾沾自喜,可现在公园晨练的疾走,发现已经常被许多年轻老人超越,爬坡时膝关节还不争气地隐隐作痛……。

人体除了腿脚那样的运动系统,还有循环、消化、呼吸、泌尿、神经和生殖……等系统,似乎都有老化的迹象:心电图没问题,但高血压帽子已戴了许多年;胃口消化还不坏,但日常饭量已经减少;肺没问题,但气管发炎、咳嗽却是感冒后几乎必经的一个流程;泌尿最明显的是尿频,旅游首先找厕所……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身体官能,都呈现坏的趋势,有一件一直苦恼着自己的小恙,这些年倒“变好”了!那就是皮肤过敏。每到夏日来临,强烈的太阳一晒,皮肤就会出现红疹,这毛病迁延数十年,到最近几年好像倒渐渐不再发作了。

开始大约是大二的一次到农村参加夏收夏种劳动,肩、颈、手臂等处发出不少如痱子般的皮疹,很痒,但过了些日不治而愈,不留痕迹,因而并未在意。后来下乡,时发时不发,闹不清原因。因为总是下乡才发,所以一直猜是接触了稻麦秸秆或闻到它们的气味过敏所致,而且书上也确有“接触性皮炎”一说,是一种过敏性皮肤病。

可是后来情况有所改变,不下乡,只要是夏天67月份,也差不多每年发生。实在不胜其扰,这才开始问医。医生说,就是过敏。但说法不一,有说是“夏季皮炎”,有说叫“日光性皮炎”。联想起来,后来下建筑工地劳动时也出现过,确实很难用接触农作物来解释,而更像晒太阳所致,因为皮疹出现的部位都是暴露在阳光下的。

起初治疗都很简单,口服一种叫苯海拉明的抗过敏药,有时再涂一种名为“炉甘石搽剂”的白色乳液。二者联合,皮疹的消退虽不能立竿见影,总要好几天后才逐渐平伏,但还算管用。只是前者抗过敏,却有催眠的副作用,后者止痒效果虽明显,涂着则很难看——药液很快干燥后皮肤表面会留下一层白霜,旁人看着很是腻心,自己更觉不雅,所以多少有些排斥,往往晚上睡前涂,早起便洗掉。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1958年寒假的我,是大学期间最“胖”的一张照片,正是大二时光。冬天一般不下乡,无皮肤过敏之困,所以心宽体胖吧。但也有人分析,那是困难时期营养不良浮肿病泛滥的年月,也许只是浮肿虚胖。

找到日晒所致的病因,却也有难以解释的:春秋季晒没问题,脸部也没问题;夏天游泳,阳光下长时间赤膊上阵,也相安无事。记得1965年在吴淞地区搞城市社教运动,难得休息的一天,几位同事结伴到长江口海滨公园的江滨浴场去游泳,太阳十分强烈,回到岸上,草草冲去沾得满身的泥浑汤,便赤膊泳裤往小吃店就餐,女教师也大胆地泳装跟进——当然那时还没有三点式比基尼,是花布泡泡式弹筋泳衣,既裹得严实还混淆曲线,但仍然引得许多游人注目。

餐后再次淋浴更衣,却发现大家肩背皮肤一片通红,痛得连洗澡毛巾都碰不得了。第二天开始竟大片大片剥脱下皮来!可这么严重的晒伤,就是没有过敏皮疹出现。还有一点,也很特别,那时夏天如果发过一次,好了后再怎么晒太阳,也不会重发了。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社教时与自己负责的建筑工人一个班组在一起,后面露出一角的是我们居住的工棚,广告口号牌为我所漆书。穿着长袖衣服,工人是劳防习惯,我就是为了挡太阳。

然而,这种值得庆幸的情况,并未一直持续下去。1973年到安徽歙县干校劳动,比较严重地又发了一次,医生在开出比“苯海拉明”升了一级的“扑尔敏”新抗过敏药之后,关照还可以用所在地的一种很普通的植物叶子,煮水涂洗患部。照办了,不知是外洗还是内治见的效,或者是二者共同作用的结果,总之比较快也就好了。但是,没过多久却出现了反复,痱子般的皮疹卷土重来!这意味着过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再不是一年一次发过便可“高枕无忧”那么简单了。后来露天游泳,竟也不能再幸免于难。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干校星期天与临时幼儿园全托的五岁半儿子合影

更不容乐观的是,后来有几年,事情的发展远未到此为止。有一回,大约是1985年左右,到青岛开会,多次乘大巴途经栈桥海滨,看着大片人群在游泳晒太阳,心里真是痒痒的,可面对骄阳自己又岂敢造次!巧的是会议临近结束的一个休息天,“天公作美”,是个大阴天,我毫不犹豫地就直奔海滩而去,游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上沙滩休息。可是万万没想到,就在这当儿,太阳从云层中钻了出来!大事不好,立即去更衣室淋浴穿上衣服,但是,第二天“痱子”状皮疹却如约而至!后来听说,半阴半晴天,紫外线透过云层的辐射并不比阳光下弱!如果不是阳光的热灼伤,而是紫外线的深层作用,没太阳也不保险了?

再往后的几年中,有时发作还会提前到黄梅天时节,那时太阳出出进进,强度并不大,但闷热潮湿,周身不爽;于是发现似乎不仅阳光暴晒起作用、阴天紫外线起作用,体内汗液等排泄不畅也在起着作用了。甚至于有几年,是在忍受煎熬穿着长袖的情况下,依然没能抗住。到这时,皮肤过敏的毛病已经成为心头大患,每到六七月份,便会怀着忐忑心情等待着它不知哪天突然来袭!

用药也一年年逐渐升级,“炉甘石搽剂”那样的初级药品早已弃用,口服抗过敏的药物,像“扑尔敏”之类,都有打瞌睡的副作用,也不用了,主要用上了“葡萄糖酸钙”针剂那样的静脉注射。打针确是相当灵验的,一两针以后几乎可以看着皮疹一天天很快消退下去。

外用搽剂当然也一起用,而且更新着用上价格更高的新药。但高价却买来一个教训:有一年医生开出一小管药膏,好像是“地塞米松”什么的,一用,比打针见效还快,涂上去不仅痒马上止住了,痱子般的颗粒两三天也很快隐了下去,心中不禁窃喜,总算遇到解忧的灵丹妙药了!第二年,又用,但成效似乎慢了一点;第三年,再用,这回却有些不妙,不仅不再灵验,涂过处皮疹倒是慢慢消去,但却是“推进式”的,原来的“被占领土”似乎收复了,患部却向外围健康皮肤侵犯,形成新的圈状突起的皮疹!尤其糟糕的是,不仅整个消退期迁延至一周以上,而且有色素沉淀,需花更长时间才褪去!后来明白,那些药膏都含激素,初次用或偶用确实有显效,但副作用非常大,多次应用,不仅不再见效,反而带来严重的皮损!所以后来凡医生开激素类药膏一律谢绝。

不得已,这以后只得更重视预防——尽量躲在家里“未雨绸缪”!必须外出,夏日骄阳下,则开始了撑阳伞的生活。麻烦倒在其次,主要是让人白眼相看,误会一个大男人“娇气十足”,竟比女娇娃还怕晒黑?!然而,过敏却发展到连打伞也未必管用的程度了,1992年暑期,带研究生在海南三亚做规划设计,那么漂亮的海滩,眼睁睁看着别人在蓝色海水中嬉戏,自己却只能百无聊赖地躲在凉棚下观望。数得清的几次海水泳,都是晚上到亚龙湾、大东海的海滨赶的夜场。

我的灾病(图文连载)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海南骄阳下与一群黎族孩子合影时伞不离手的狼狈相。

然而真是防不胜防,工作生活总难免要外出,只要走到室外,尽管都打伞躲着太阳,可是第二天皮肤过敏照样还是亲密地来相会啦!看来辐射并非一定从头顶上泻下,通过路面、海水、沙滩、礁石的反射也照样起着作用。

无处可躲,只剩老老实实足不出户一途了!过起了如今叫“宅男”的生活。有过几年,牺牲外出这么做了,确实安然无事,然而这对一个以暑假天天游泳为快,以晒得一身古铜色为荣,以天南海北纵情山水为乐的人,那样的闭关生活如何能够长期耐受?

患病或怀疑患病便看医书已成一种习惯,对皮肤过敏看书的结果,发现原来我有先天性过敏体质!冬天早晨起来,一接触冷空气,有时会连连打几个喷嚏,这便是症状之一。更有书上描述有一种叫“皮肤划痕症”的现象,是皮肤过敏的最简单检验方法,我对照之,似乎从小就有——皮肤不小心被尖突物刮擦,或有意识以指甲刻划,该处会留一白痕,很快痕迹由白转红而且变宽,继而那儿皮肤就突起一条道道,十来分钟后才渐渐扩散而平伏褪色,恢复原状。知道了是先天性,内因为主,也只好认命了。虽然我的许多病痛都安然渡过了,就是这块皮肤过敏的心病,很长时间未得到彻底解决。这等于部分剥夺了我夏日的自由,实为莫大的憾事!

然而想不到,最近几年,竟渐渐少发起来,偶尔发也是小面积、短时间的,不用药自愈。但这种有所好转的迹象,似乎并不完全是好事,我高度怀疑是年纪大了免疫力下降的反映!因为所谓过敏,病理上据说是免疫力对外界刺激过度强硬的自卫,甚至误伤到自身的结果,不发,不就意味着局部免疫细胞不再顽强抵抗了吗?那是不是就免疫力来说,已经在下降,总体上并非好事呢?

哈,章节主题是“渐入老境”,变成大谈过敏了,打住。最后来说两句感悟吧:60岁退休,根本不算老,而且就大多数知识分子而言,我觉得是很浪费社会资源的,女性55岁退更浪费。当然身体是前提,如果给予个人选择的进退余地,那是最理想的。6070岁,衰老是进行时,因人而异,不过就现在的营养、卫生、保健等诸多条件,那仍然是一个可以不服老的阶段,发挥余热绝不是一句虚话。7075岁,身体上的许多老化现象会逐渐明显,腿脚的乏力可能是大部分人首先都感觉到的,有些人心脏差一些,还会在体力付出多时,喘息困难些。就我个人而言,过了75岁,确实能感到一年年在走下坡路,这就要服老了,天性乐观积极是一回事,客观的衰老进程又是一回事,不当回事,其实是与自己过不去了。但是,哪怕过了80,我想也不该是吃吃、坐坐、睡睡吧?好像我周围80以上还在到处露面的真不是少数。当然也有被医院“收容”的,这既是福气,也算倒霉。有病,是没办法的事,也是迟早的事,积极面对(不是积极治疗!现在的治疗是要谨慎的),按照自己对自己的了解,参考医学上的规劝,做出宜或不宜的判断。最好少看些不知来历的养生鸡汤文章,那会让人无所适从的。永远保持乐观平和的心境,是真正最养人的,虽然,这很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