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2016-07-12 11:40:00|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子坊,如今算是上海的一个名片地标性街区。虽去过不止一次,但都是匆匆的走马观花。前不久再访,总算事先做了一下功课。

这里原来本是一片陈旧的上海典型石库门里弄与街道工厂混合的街区,南起泰康路北至建国中路,其东西不远就是思南路和瑞金二路。此处是原法租界南缘,其北部有复兴路、淮海路那些高档商住圈,而南部直到黄浦江则是工业区。上世纪50年代以后,政府的政策导向,更着眼发展生产,除了大工厂,街道生产单位也多起来,所以这里成了一处过渡性的民居与各色小工厂作坊杂处的区域。

主入口所在的泰康路,是打浦桥地区的一条小街,大约90年代末,区里整治这一带马路集市,进行了市政改造,路巷翻铺、街面整治后,改善了原来简陋陈旧的面貌。世博会举办、地铁9号线的通过,曾经规划要对这片街区做进一步拆迁改造,实际上目前在泰康路马路对面9号线打浦桥站,有个日月光休闲中心广场,原来是要跨过街道连成更大的一片的。但是此前无意中画家陈逸飞看中了这里的闲置厂房空间,租用来作为陶艺和绘画工作室,继而另一些艺术家跟进,开创了具有文化艺术气息的一片小天地。最后政府部门索性借力,将此在规划中定位为文化艺术创意特色街区。

 “田子坊”并不是这里原有的里弄名(上海里弄大多叫某某坊、某某里等),原来叫志成坊,是1930年就有的,90年代有了新定位,一些文化艺术人士纷纷来到后,画家黄永玉给取了个新名字。《庄子》中有一位画家的名字叫田子方,黄想到方坊谐音,田子坊,够雅,就这样逐渐变成这一片包括原来多条弄堂,一整片的街坊名了。

据我观察,归结起来,这片天地主要聚集了以下一些“组成元素”,不管它们的名称是如何的艺术,形式如何多样,以及内容、规模如何不同:

1,艺术作品和工艺品展示、买卖

2,设计、创意工作室(只要对外开放,一定会有商业广告目的)

3,各种小商品尤其是小礼品

4,时尚服装和饰品

5,老上海名牌商品展示兼售卖

6,餐饮,从高雅精致的咖啡馆到民间的街头小吃

……

先来看一张导游图,基本上可以把田子坊的整个空间环境看清楚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210248274三条弄堂就是主要街区,建国中路155弄也有个出入口。东部由厂房改造的多些,西部原来老里弄的格局基本没动,只是一排排南北向的石库门二层民居,一户户换成一家家小小的商肆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田子坊210弄是主入口,不过这坊名牌当然不是旧物,因为其命名才不过十多年。可以看到泰康路沿北街面房,也已是田子坊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248弄天成里,还保持着原来弄堂口的样貌,上海大量沿街里弄入口,绝大部分就是这模样。 。


从自己的建筑学和城市规划专业角度来看,田子坊的开发形成,有一些非常值得探讨研究的地方。尤其是和更有名的时尚地标“新天地”相比较,有着截然不同的发展模式。简而言之,相对于后者的大拆大建,迁走全部原居民,里弄建筑只留极少一些改造成象征性摆设,田子坊是一处没有事前规划,没有开发商参与,没有大规模动拆迁,仍保留着部分原居民及生活形态的商住混合旅游景点!

单看我给它的这个定义,马上就会发现一系列的矛盾和疑问。没有规划和招商,商家如何进驻、怎能有条不紊形成格局?没有开发商,资金哪里来?没有动拆迁,破旧房屋如何延续使用寿命、居住如何置换成商业、人口如何疏解出去?成了旅游景点,大量人流和窄小里弄空间的矛盾如何解决、不会扰民吗?

确实,城市历史保护和更新,这个全世界都在研究的大课题中的矛盾,在这儿都非常鲜明地反映出来了。

回顾田子坊的成型,“自发”——是我心中首先跳出来的一个非常值得玩味的词汇!最初来到的艺术家,看中的是这儿的空关厂房仓库,工厂所有方则想通过这些不再生产获利的闲置空间,继续生财,这便一拍即合。其中也许并没有太多特别的选址优化的考虑,因为1998年左右的上海,早已大踏步地换了新颜,而这里基本上还是“被遗忘的角落”,毫无吸引人之处。不过认真考据起来,上世纪30年代,刘海粟创办的新华艺专,倒一直在这一带辗转办学,使它多少沾着点文艺的风水,同时但任艺专教务长的画家汪亚尘,有一居所“云隐楼”,据说就在田子坊中,文化人来往不少。要说城市文脉与艺术的关联,这些勉强可以挨得上。

陈逸飞之后,有一些不太知名的艺术家或较小的创意机构,看中这儿的氛围,又没有太多资金,便开始租赁居民房,这与一些居民想搬出去换个好环境,刚好不谋而合。当这些动作渐成气候,求租和出租,形成买卖双方共赢的局面,一些多少有些文艺气质又有找钱冲动的人,看准商机便在这儿见缝插针,朝商业方向拓展。这样,先是把里弄房的底层,蚕食去了大部分,又逐渐进占二楼。吸引到游客后,餐饮自然成为必须的配套,但原有房屋的空间,都比较逼仄,所以也自然形成这些餐饮都是小巧而分散的,又不能对原住民造成太严重的干扰,还要和小资环境谐和,也就恰恰推动了它们,只能往经营内容和品位上提升。

到目前为止,据说只留下大约20%的房子,还维持着居住功能,包括租给邻近的服务性行业做外来员工的临时宿舍。留下的原来的居民,大多是一些地段角角落落、质量较差,或三层楼无法租出供商用的;再就是即使能租出收取不菲的租金(据了解,底层2~3/月),仍为经济能力所限买不起新房的(差不多地段,6~8/平米不稀奇);当然也不排除有极少数特别留恋几代人长期生活的老房子的人。

当田子坊发展到这一步,它的自在生成的优势,也就基本走到头了,也可以说无意中达到了城市建筑历史保护理论上最希望达到的境界——维持着原住民的生活环境,按照原住民自己的意愿搬离或留下,疏解了居住人口,基本上保留了原生态的建筑空间格局……等等。可是,矛盾也随之凸显了,其一,这里本来不是商业区,缺乏为公共建筑服务配套的基础设施和容量,其二,扰民,旅游的开放性和居住的私密性,热闹和安静之间的矛盾越演越烈。

不过好在这种矛盾尚在可控范围里内。毫无疑问,当时的卢湾区政府(2011年与黄浦区合并),在转型时起到了良好的引领和服务作用,前期足够的包容和“放手”,后期制订了保护的原则和细则,维持了空间环境的大格局和外部特征不变,而在市政改造方面给予相当的财力物力支持,解决了原住民根本无法解决的水电煤卫升级更新扩容、消防安全保障等问题。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个新铺地面上的定制窨井盖,是市政改造的表征,又带有田子坊的设计印记。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进入田子坊210弄入口,虽然不是纯里弄石库门格局,但空间尺度上却是一样窄小的。从建筑装饰线脚、凌空的花架、商肆小巧的铭牌标志等,都可以看出时尚和小资的情调,这类人群喜欢的西化和设计感的视觉元素无处不在。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把中文和英文招牌设计得无比精致,可说是民间设计师在田子坊争奇斗艳的结果。这幅照片,还可以看到居民晾晒的衣物堂而皇之与店招共处,也算一大特色。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不单是店招设计,连商店取名也常常别出心裁。这气味图书馆,其实是卖香水香料的。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早先还有更出格的这样的店名,这次没注意到还在不在,也许改换门庭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在210弄口不远处,就是当时名画家陈逸飞的工作室,不过如今人去楼空,大门常关,更合乎“名人故居”一类的标签了。

        田子坊里不只是画家工作室,更多的是画廊和陈列馆。无意中走进一间绘画陈列馆,一个熟悉的名字呈现在眼前,原来是画家任微音的绘画陈列馆。我初进大学时,有一阵对钢笔画大感兴趣,就学过他的《钢笔画学习》。但57年后,此人在画坛消声匿迹!原来由于历史和现实的“罪错”,被发配至甘肃某农场,后终因身体原因倒流回沪,却一无所有了。为了生计,在一个街道办的服务部修鞋17年,所以那陈列馆门厅里画家的头衔之外,还多了一个“鞋匠”名号!平反、重回画坛,已经是80年代了,成了年过花甲的老人,1987年在广州开的一次个人画展,使大家认识了他将油画和中国画结合起来的独特画法。可惜10年后他就辞世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门厅里任老的塑像,竟然是修鞋的打扮,知道他绘画造诣的人,心中怎能不五味杂陈。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我征得馆方同意拍的一幅任老的作品,油画却单色,又有诗词书法题句,韵味独特。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网络上看到的一张摄影作品,借来一用。你能想到吗,这标准石库门房楼层的前厢,现在原封未动就成了一家画廊!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典型的石库门住宅外观,混合着西式联立住房和江南三合院建筑的风格。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门内与二层住宅原来隔着天井,租给或卖给商店后,大都盖了顶成为店堂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有些支弄很短,尽端或许一拐又通往另一条弄堂。洋味十足的灯箱店招与大红金字对联相映成辉,是田子坊中西合璧氛围的亮点之一。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里弄房改成的商店,外观红砖墙依旧。月份牌女郎风格的“双妹”logo跻身于此,都是圆形却与前面TEA字西化广告风格迥异。它曾是上世纪初的一个“高端时尚”化妆品牌,为彼时名媛闺秀所钟爱,如今上海家化集团正在努力让她优雅回归。不过要与日韩欧美品牌在市场上争锋,火候所欠还不是一眼眼。不是质量差,也不是包装土,而是年轻使用者信仰问题。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在田子坊有门面经营“中华老字号”式著名化妆品的,如“雅霜”、“百雀羚”、“友谊”等,不止“双妹”一家,但都生意清淡。谢馥春是扬州老字号,但也曾是民国时期上海滩摩登女士的最爱。它的鸭蛋粉、胭脂、头油……从包装到材质,都可谓正宗国货良品,但自知身份,连做电视等媒体广告的钱都舍不得花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小巧而无处不在的绿植盆景原来多是住宅内的元素,如今数量明显增多并拿到公共空间里来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也有些相对宽敞些的街道空间,通常都是一些原来主巷整理出来的。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一家完全不用汉字店招的餐厅,要是一件商品,没有汉字包装的话,好像是违规的?房前放着辆带警灯、绞盘的小型消防车,只因此地较宽敞,和店家经营并无关系。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不过总算橱窗中间墙上有中英文对照餐品图像海报。老外在此出现是田子坊寻常风景,事实上,除了游客,据说已有30个国家以上老外在此创业。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个角落的房子,是少有的三层楼房之一,仅添加两个标牌就被拉入田子坊氛围中了。前面那些电缆很煞风景,但如果都改造得干干净净入了地,“老街”的岁月痕迹是不是会擦掉不少?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许多小店都占用街巷地面,摆放摊位。这就更像上海城隍庙的小商品市场了。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不过占地经营并不是不受限制的,一位城管队员,正在劝业主将堆放在室外的杂物移到室内。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搬干净后,这麻袋、草绳制作的雕像便完整露出来了。它身后另一店家的几层塑料箱并未成为清理的目标,可能是因为与经营关系密切,不属乱堆放吧。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吹笛人看似简陋其貌不扬,倒挺像是在管着牛奶买卖,闲来无事弄点声响出来招客呢。这也算无名艺术家的匠心之作,材料的另类且不说,腰缠的花枝,头部的发髻、肩上的鸟窝……都反映出创作者对美的细节追求。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一个杂乱的角落,好像是在里弄区域之外陆续搭建的。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不过虽是简易房,倒是有一方更宽舒的室外空间。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颇带有清真色彩的墙面装饰,却可看到时髦的咖啡饮料价格!蓝白色的“乡味”店招,从取名到设计,充满小资风情。

初夏的田子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连通三条弄堂的一条横巷口,看上去居民和游客,夏日里都会在这儿小坐休息。如果有人穿着睡衣睡裙出现,不必奇怪,这正是弄堂生活日常风景。

 

田子坊,就是这样一处很独特的只有上海才有的天地。它似乎把本地的城隍庙、云南的丽江、北京的798……都纳入了有着深刻上海印记的里弄空间;甚至比它更出名但晚于它的上海“新天地”的元素,这里也先有了不少。但田子坊又都不是它们。不过,有一点很肯定,这里说是艺术创意街区,本质上只是一处商业场所!

在拆迁已成城市发展定势情况下,田子坊的出现可说是又一种“庶民的胜利”——民间自发的“自下而上”城市旧区改造更新的胜利。当然,一些客观矛盾依然存在,曾有问卷调查,那儿有64%90%的家庭对田子坊现在的商居混杂,并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可以想象,原本600户左右规模的里弄,全天游客超过5万人是一种什么局面(2015年国庆统计)。餐饮的油烟、气味、噪音干扰,夏季大功率空调排热对小弄堂的增温,游客东张西望到处乱钻相机闪光无所不照,造成居民隐私被撕裂等,对居住来说,肯定是有缺陷的。

然而说到底,这种模式的着眼,本来就不是为了创造理想的悠然宁静的田园生活,只是在留住历史的目的下,尽可能兼顾各种利益的一种相对平衡。也可以说是一种穿着沉重戏服的跳舞,那只能是“Beijing Opera”式的“歌舞”,就别期望它也舞出像艺术体操或花样滑冰那种松快和赏心悦目的舞姿了。这是得与失的辩证法。要或不要,是社会和个人双重选择的结果。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建筑设计苑
阅读(25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