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工匠精神”需要创造培育的环境  

2017-03-09 15:58:53|  分类: 人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总理在上一年度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工匠精神”,接着舆论也有许多应和,甚至被《说文嚼字》评为2016年度十大流行语之一,与“洪荒之力”、“吃瓜群众”等并列。虽然总理说的是生产领域和产品质量的事,能工巧匠们喜欢不断探究钻研,提高技艺或改进工艺,雕琢自己手中的产品或作品直至完美无缺,由此而引申一种值得倡导的精神。其实说的是一种不断进取,精益求精的精神。这种精神,推而广之,并不只是在物质生产和匠艺制作领域,应该是一切由人参与的事业都需要的,大而化之,也就是各行各业的敬业精神。说得再敞亮一些,也就是责任心。

然而我发现,“工匠精神”也好“敬业精神”也好,并不是简单个人修为的事,那是需有要育成的大环境的。如今社会风气的浮躁,快速赚钱的急功近利行为弥漫市井,成为首要追求,甚至一些政策导向,都有意无意为之倾斜,要个体在如此环境中沉得住气,为一件事精雕细琢,太难了。

我想起最近的一次求医经历,很有感触。这次又遇到先前博文《求医折腾记》里类似的遭遇,虽然严重性小一点,但却更明显地感受到,“工匠精神”或者说“敬业精神”,对一名合格的医生是多么重要,而健全的医疗制度环境,对育成这样的精神,更不可或缺,否则即便医生有心,环境没条件,也是空想。

去年底,一次照例的公园晨练,两公里多的快走,走到中途,没来由的感到右脚踝突然很疼痛,天天都这样正常的走,从未发生过,细想没有扭伤的可能,很莫名。那公园的步道是个环路,走最近的捷径穿行往回走,也还有一公里以上的路才能回家,只好跷着脚慢走,但走出几百米,倒感觉不那么疼了,回小区便继续例行锻炼环节,打太极做徒手操如仪。

晨练完毕,到家连忙脱袜查看,发现脚踝有点肿,疼痛虽不严重,但一走路还是很明显。寻思到底什么问题。想到这只右踝,其实是从小就做下毛病的。大约小学四年级时候一次跳远,严重的扭伤过一次,没有就医,而是外婆用土办法给“治疗”了一番,跷着脚继续上学。小孩的肌体毕竟生机勃勃,过了一段时间,感觉完全好了,便又跳跳蹦蹦没事一样了。然而其实那次伤得不轻,踝关节就此有些不那么强固,后来不经意走在不平的地面,有过不止一次的“蹩脚”,韧带肌腱好像就此有点松弛。我自忖这次就算没有明显的扭伤,总是陈伤受风寒而引发的炎症,慢慢消了炎也许很快会过去。家里还有积存以备不时之需的伤筋膏药,也有缓解关节疼痛的搽剂,便自行治疗起来。好在走长路不行,家里走动、骑自行车外出,都没有问题,我的晨练只把快走环节暂时取消,太极和徒手操包括例行的俯卧撑照练不误。

然而脚痛并未见好,隐痛一直存在,几天后还是决定去就医。社区医院骑车过去不是很远,挂号前向导医台说看骨科,护士说没有专门的骨科,只有外科,给了张外序号票。然而挂好号,看到单据并不是外科,而是全科。这才想到这里是社区医院,分科可能没那么细化。

进入全科第7诊室,一位中年偏老的男医生坐诊。我简单讲了发病经过和儿时受过伤等经历,他似听非听,只顾看我肿着的脚踝,就说先去拍个片再过来吧。拍片在二楼,诊室对面就是楼梯,但走上去够呛,还好以前来过,知道另一端门厅那儿有部电梯,多走几步平地,总比爬梯每踏一级都痛要好,就宁可舍近求远了。拍好片,放射科医生电脑上读片,对我解释,肯定没有骨折一类硬伤,然后指点哪哪儿有点骨刺,但都不在影响关节活动的地方,不是痛的原因,估计还是年纪大了,肌腱组织老化,不小心伤到筋了。最后,诊断书上打出两行放射学诊断结论:“右踝关节退行性变,右外踝软组织略肿胀”。

我拿着诊断书回到诊室,那医生看了一眼,大大咧咧说,大概就是伤筋,外踝肿我给你开两盒消肿膏药再开点消炎止痛的药,都是中药,效果蛮好的,少走路。但我感觉痛是在内踝附近,他说那里神经丰富些,伤是在外踝。

就这样,我对那黑色的像狗皮膏似的药贴抱着极大的希望,回来就烤软从外踝到脚面敷上了。然而一天一次地换,到第三天,肿没消,粘着皮肤的一处没药膏的地方,揭下时反而破了皮,那里更肿了。着急马上就到春节,总有些应酬,如此拖延着不是办法,便又去家门口的社区医院服务站问诊。

这是我们医疗架构上非常好的便民设计,离小区大门不过三四十米,就利用小区沿街楼房底层的一套房,为了方便本小区以外附近其他的人群,临时打通外墙开了个门,我们得出小区多绕几步,不过比去医院还是方便多了。不必挂号,主要就是一位全科医生下午看病开方,傍晚方子集中到社区医院,第二天按药方再分包配送过来,一位护士第二天全天发药收费。实际上,那医生基本职能就是开药方,大多数都是常见的慢性病患者,病人也是为了拿些前后相同的药而已。

我这次属于突发,把病情说了,也给女医生看了脚破皮的情况,她说肿得很厉害嘛,你还能走?我说走是可以,就是一步一痛,原先开的中药膏,没有效果还破了皮,局部更肿了,有没有那种可以涂抹形成保护膜并且促进生肌的涂剂?她说有。我大喜,因为眼下这破口穿袜子都受影响。然后我又问,听说这里有一台什么理疗的仪器,对我这伤有没有好处?她说应该对消炎活血有效果的,你要做吗?我说试试吧。便给我开了相关消炎西药和十个疗程的理疗。

做了理疗才知道,那是一台发射出红光微波的简陋仪器,不是红外线,因为没有温热感。由发药护士管理,每次照半小时,做了六次,就到春节了,只得暂停。那涂擦形成薄膜的药水,倒是有效,第三天伤口就收干开始结痂了。但理疗效果不显,内外踝都肿着。护士每天都说,今天肿好像退了些,我也觉得似乎退了些,走出服务站痛也似乎好了点。然而,也许只是心理作用,春节过后继续做完四次,仍没有好转。我也没信心了。

于是再次去到社区医院,这回还是派发到第7诊室,换了位医生,我说了那中药膏和中药无效,还贴破了皮,他说那要不西药试试,比中药药效快。于是开了两盒叫“洛索洛芬钠”的消炎止痛药就回来了。我注意到,他基本没看病,就是开药,而且我说中药不灵,他就换西药,估计这次不灵,下次再去他会换另一种西药,反正类似功效的消炎药多的是。

到此为止,已经两个月过去了。开始脚踝痛时,我按“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老话,是想过这回恐怕要有一段时间遭罪了,没想到两个月过去竟没多少好转,尤其是肿始终未消,又不像肾脏心脏病引发的那种水肿(即手指按下一个洼,半天才弹起),而痛的部位还似乎在变,这使我想到曾经听说过风湿性关节炎是游走的,于是决定上网看看有没有得风湿的可能。

这一上网,首先跳出来的都是些民营医院的广告性的页面,真正针对疾病和病理的,就此淹没在一大堆广告信息中。不过耐心搜,还是解读出一二风湿症状关键,比如红肿、比如对称、比如女性多发等等,我都不太像。然而,这些信息中又时常跳出痛风二字,说踝关节也会发生痛风,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对痛风我是知道的,但认识限于它好发于脚趾。因为多年前发过一次,大脚趾很痛,那次是去的三甲医院,一开口医生就说很像是痛风,最典型的就是大脚趾痛,有没有验血忘了,反正开了对症的药。几乎是药到病除,第三四天就缓解了。我想这次要是痛风的话,那前期的治疗就犯了方向性错误啦!

根据网上“自助”看病的结果,我紧接着只隔一天,再一次去到社区医院。为什么不去三甲?太远,而且人太多,看病太耗时,并不是太影响生活的病,就不折腾了。这回仍然是第7诊室,我终于明白,7个全科只有一个是外科。但是医生却不固定,又换了个年轻些的医生,而且这位医生的看病让我大开眼界,因为他一律首先问患者你什么病?然后,你要什么药?也就是药可以由患者自己开?另外那诊室门外明明有一排候诊椅,但没有一个病人愿意坐等叫号,全部拥在医生周围,我怕听不到叫号,也只得站到里面干等。医生毫不干涉,脾气很好。反正病人都像“久病成医”的“药罐子”似的,开始如点菜一样点药,他就开。但可惜大概社区医院药的品种经常断档,不断地听到他在人群中说这个药没有,那个药也没有,你过些天来开,还是今天先开点其他药?根本没有什么诊断,更不要谈辩证施治了,光是开药,就已应接不暇!更让我焦心的是,经常是一个病人手里拿两三本病历卡,自己之外再代别人开,又一轮这个、那个药没有的再次支应轮回,所以四五个人的等候,却要花十个人以上的时间。我不由得想,他这位子弄个智能开药机器人,完全能解决。

我终于轮到,没等他问看什么,就提出我想验个血。这个脚痛治疗两个多月了,拍过片没硬伤,以前按扭伤治,无效,我怀疑是不是得了风湿性关节炎或者痛风。他二话没说就给我开验血单,同时非常好意的问,只验类风湿因子、尿酸这两个指标吗?要不要其它方面也验一验,反正抽血了。我不想多抽,说不必了, 十月份学校刚体检过,都很正常。他也不再强求,隔天空腹验血,再隔天去看化验单,如今的设备真的很先进,医保卡在一台机器上一照,我的化验单就吐出来了,风湿没有,但尿酸指标超出最高限了!原来就是痛风作祟!他看了后问以前有过痛风吗,我说多年前有过,他又问,吃的什么药,我依稀记得,一个是叫秋水仙碱,回说没有;另一个叫戴芬,也没有!给你开另外也是针对痛风的吧,此外又给我开了两盒前天就诊开的药。

我想,一个脚痛脚肿的症状,即使算上骨癌,也就十几二十种病的可能吧,只要医生心思在病人身上,根据症状和主诉,是不难筛选出主要可能性的,可惜,医生并没有把病人的健康身体当做自己在加工“作品”,用“工匠精神”去雕琢。前后加上放射科的话,有五位医生看过病,竟没有一位怀疑会不会是常见病痛风,特别是后面几位,已知前面按扭伤治疗无效的情况下,也没朝该方向考虑,直到我自助诊断,才按病家的意思去验个血,这样的医生,是不是业务多少有些欠缺呢?不,他们肯定知道包括痛风在内的各种可能,可是他们没花心思去考虑。“工匠精神”追求妙手回春的境界就不要谈了,起码的称职,稍有责任心一些,也应该对各种可能性在脑子里都过一下吧,毕竟不是罕见病或疑难杂症,一个病人都可以网上获得的知识,医生不该随时蹦出来吗?

然而,如果只责怪医生缺乏“工匠精神”,似乎并不公平。如今的医生能安安心心看个病吗?不要说一大圈病人围着自己指点开药的无奈,医院又是如何管理医疗秩序的呢?更上一层地问,国家医疗制度对“医者仁术也”又是怎样理解和设计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赤脚医生是为一穷二白设计的,那多少解决些当时捉襟见肘的现实,哪怕只是一根银针;现在动辄就是依赖化验,医生干脆不动脑筋了。外部环境一方面给医生创造先进设备条件,一方面却出现许多逼着医生以做流水作业为满足的压迫感,敬业,岂不就变成对病人百依百顺,好好完成业务量的代名词吗?

我这个大学教师职业也一样,有时被戏称为“教书匠”,不过要真有“工匠精神”,这个“匠”字倒也并不是低贬和轻侮!当得起这个“匠”字,决不是读个博士,拿到学位就可以上讲台马到成功的,没有十年八年那博士学问以外的知识和技艺的积累精进,要受学生欢迎,难。说到底,做老师就应该首先想到学生,学生就是你的雕琢品,敬业其实是一种奉献,为学生作奉献。如今上面的导向却更多倾斜于争取科研经费和发表论文成果,那是上升的硬指标,虽然这和培养学生并不对立,但由于位置的突出性,导致敬业的目标追求,不能不有点异化。

提倡“工匠精神”非常好,然而,应该在针对个人的同时,国家也应该为培育“工匠精神”创造最合宜的环境,做好最充分的服务。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