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路边“野”花(上·图文)  

2017-05-25 00:50:12|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边野花莫要采”,这已成为讽喻男子不要出轨的暗语!不过我这篇文字与男女关系毫无瓜葛,只是一些真实花草的摄影采风。之所以用“野”字,并非山野天成之意,都是人工栽培的,只是描述其多品种任意杂处和旺盛的长势,也不限于花,还有草和树。对于标题中之“路边”二字,倒是真实的街路,至于为何会在路边拍摄花草,缘起需要交代一下:

这次来美国已小住一个多月了,仍保持着在国内每天晨练的习惯,三段式地运动筋骨:快走、太极拳、徒手操,最后完成既定数量的俯卧撑结束。但是,具体环境条件与上海家里出小区就是大公园不太一样,而且与前几次来美的住地、环境也有较大变化,住房条件是提升了,但锻炼条件,却是最不理想的一次。

第一次来美,早在十多年前,住所不太远就是一个正规的公共体育场,甚至有健身房,沿跑道可跑可走,打拳地方当然很多。后面几次搬了家,但是走几百米有一个公园,沿公园外围特意设置了砂质跑步道,一圈也有小400米,还有单双杠、俯卧撑架、独木桥、梅花桩……等设施。这一次,虽然家门南面隔路就是一个小公园,打拳倒是不成问题,但那公园似乎主要为青少年所设,有一个儿童游戏场,两个篮球场,大小三片可踢球的草坪,四个移动式的球门,分组训练或正式比赛都行。然而对我来说,这公园没有一条首尾相接可供跑走的环路,却是最大的缺陷!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变通着走一条住区外面笔直街道的人行道,中间没有横路,一直走到尽端被一条丁字路主干道横挡着,便原路折回。这样一个来回再走到公园打拳回家,虽然不如上海的运动距离,毛估估也有近二公里了。

这条街,是一条南北向的次要道路,十多米宽的双向单车道,路边允许停车,同时标明是全时段通行的自行车共用道,旁边又有学校,所以机动车限速25哩/小时。我快走的东侧人行道边,除了一座非古典形式的颇具规模的教堂,全部是住宅;西边除少量住宅外,主要被两所中学占据了,其中一所,路边连绵着大片定时向公众开放的草地运动场和硬地网球场。

清晨在这条路边快走,车很少人更少,难得碰到个别也是晨练跑步或遛狗的人,特宁静。我更发现与一般交通道路不同的是,人行道边植被特别丰富,有些可能属于公共领域,有些也许就是私宅的开放式前院,因此不仅空气很清新,还赏心悦目,并不亚于在公园穿行。

每天走过,看着那些植物无论是花草还是树木,各式各样,我都会有一种联想,这里藏着一个“植物园”!种属繁多——简直就像美国这个移民社会一样,多民族杂处,什么肤色和面容的人,都会遇到。这里大部分花草都叫不出名字,尤其是那些小朵的草花,红黄蓝白色彩鲜艳、姿态各异。国内蓝色花很少,这里却特别多,从浅蓝直到青莲色都有。行道树也不像国内那么一条路就划一整齐而常见的一两种树,这里时断时续,好像不为遮荫,纯属风景点缀,所以位置自由而且什么形态的树都有。

日前闲着无事,便拿着手机走出去,决定拍下一些花树,一是这个手机买来后很少用于摄影,想乘便检验一下各种摄影功能,二是花花草草记录在案,有机会时查考一下花树名字,可长点知识。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先来看一张酷似野花的照片,其实花和草都是人工种植的,只是这种搭配太特别,就像华服公主忽现于布衣百姓群中。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另一处整片花坛都种着这种草的情况,很像国内的狗尾巴草,但要粗壮硬扎些,穗有点像麦子,冬天或早春会更绿。硅谷的山以草坡为主,冬天是绿的,4、5月份开始泛黄,夏天就一片枯黄了。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就是我快走的那条路,照片显示为东侧人行道往南回走的一段,没有行道树,但有各种其它树木。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西边有校园运动场的一段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惟一有行道树的一段,但总共仅十株树,这树叫不出名,树干灰白,上下一般粗,远看似水泥电杆。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近看树干上长着像白桦树一样的“眼睛”,但不像白桦掉皮,从最大那只“眼”看,应是剪枝后的疤痕。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不过这树的树叶又像法国梧桐,只是小得多,只及法梧三分之一。落下的叶子,基本反面朝上,不绿也不黄而是树干一样的白色。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我特意采集了两片叶子,一正一反作为对比。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有些树是常绿的松柏一类。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针叶一直垂到接近地面的低处,刚长出的松果,近在眼前呈粉绿色。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也有这样的老干虬曲的树种。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也有正开着花的广玉兰,很高大,这是极少数能认识的树种之一。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圣何塞纬度不低,多松柏不奇怪,但不知为什么又多热带的棕榈类树木。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走近看这株树有些叶片小丛是从根部树干上长出来的,将来还会发育成枝干?难怪整株树基盘会那么大。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株深红色树叶的树是在去教堂的台阶上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其实是同一株树修剪出来的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里灌木被修剪成树旁的围墙了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树木旁边围着灌木或花草也是常见的布置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有些绿篱剪得比较有变化,这人行道两旁叫不出名的灌木,有一种特殊的清香,每天经过会忍不住深呼吸一下。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同一片绿篱往回走时看,有点逆光,又是一番景象。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另一种细叶灌木绿篱 
路边“野”花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叶子细到近看是密不透风的一堆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应该是一种仙人掌科的植物,种成一个花环。开黄花的是旁边一株蒲公英,那倒确是野花了。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还有这样的“白头翁”式的草,不是枯萎,就是这个颜色!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浅白色的植物不止一种,这是另一种,细茎上开小朵浅紫花。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路边“野”花(上·图文) - zhwc39 - zhwc39的博客
这是另一种花型近似的紫色小花,但花朵比前者大很多,叶片就完全不同了。
(待续)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行摄大地
阅读(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