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wc39的博客

虚席以待,欢迎来坐坐,聊聊,一起看海。

 
 
 

日志

 
 
关于我

读了我的一些博文,便可知道,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由来多少有些偶然,虽然建筑学专业是我所爱,但成为这个专业的老师却有些身不由己的机缘。不过如今在我对大学教师这一职业逐渐适应并喜欢且又将渐行渐远之际,却又平添了几分惆怅,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大概还是,大学变得越来越陌生了——不由想起陈丹青的离开清华,他本是怀抱理想跨入自以为的学术圣地的,然而没料到“水木”已经不再“清华”了,那就选择离去!我佩服他的毅然,虽然这只是犬儒的洁身自好,并无补于理想的实现。

网易考拉推荐

别开生面的生者与逝者告别  

2017-09-17 14:59:23|  分类: 人事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参加了一场追悼会,感触颇多,特记下一些心情故事。

美国回来才三天,中学老同学微信群里,收到一个消息,一位复旦教授的妻子,93日于家中摔了一跤,致股骨头骨折。情况不太好,他借此关照同学们各自多保重,同时希望不要去探视,因为她并不太清醒,去了也不一定认得出人,而徒增劳累。

我和这位老同学1956年一起考上上海的大学后,我在同济他在复旦,由于两校很近,读书时就经常走动。巧的是两人都是校排球队的队员,而且毕业后又都留校当了老师,共同话题就更多了。可惜 WHDGM一度打断了联系,70年代后期才又重新恢复联系,并由我们牵头,形成了在沪中学同窗每年一次以上的轮流坐庄组织欢聚,坚持到如今已有三十多年了。开始很多年,当时孩子还小,都是夫人孩子们一起参加活动的,你来我往,其乐融融。所以这位夫人也可算是关系不一般的熟人。

她在多年帕金森症缠身,已离不开保姆照顾的情况下,曾不止一次摔跤,但这次特别严重,急送医院被告知,这不同于一般摔跤骨折,会严重加重原来的帕金森症,并容易引起别的并发症,要求家人格外小心看护。果然,医生所言不虚,摔跤后身体每况愈下,仅十天她就走了!据诊断,最后是肺炎引起呼吸和多器官的衰竭。

我同样是在微信群里接到“讣告”的,同学间个别电话沟通的结果,所有人的健康状况都欠佳,一位一直充当老大哥的交大教授,致电我,希望我身体可以的话,尽量代表大家参加追悼。但是非常不巧,我一位硕士生的儿子,偏偏在美国时就约定要来看我,他是从英国回来度暑假的,我美国回来一周内他马上要走,只剩这个周末一次机会了。这让我好一阵犹豫。

我和这孩子说来也算缘分,他父母三年前来我家向我咨询留学问题,说孩子喜欢动漫,想往这方面发展,但他们觉得这选择有点出格,拿不定主意。我就说让他带些画作来,我与他谈谈,了解一下他的功底和真实想法。我当时也觉得动漫作为终身的目标,去留学读个大学,似乎有点用劲过头了。他父母陪他来我家后,我觉得这是个彬彬有礼的小孩,对陌生人的意见能很用心地倾听。当时就关于艺术和艺术设计方面的问题,坦率地谈了些我的见解,供他参考,并建议他在出去前最好再把素描基础打扎实些,不管将来学什么,只要与艺术沾边的,素描总有用。结果,想不到他父母顺水推舟,索性提出要我来教他们的孩子!就这样,在我家中上了将近一年的美术课,开始只想教素描,后来看他学得很投入,便又教了些色彩和构成的基本知识。课程结束,觉得他的技艺和知识都大有长进。后来英国一所名校来他那所双语中学面试,英语完全过关,再看了他的素描、色彩习作后,慨然拍板将他录取在艺术设计专业了!他们一家高兴之余,都觉得有我一份功劳,其实主要还是孩子自己要,并且非常努力的结果。这样,他每年回国一定会来看我,我也非常欢迎,借此可以直接了解到一些英国的设计教学情况。

然而这次实在太不巧了,两件事碰在一起,必须有一方得让路。我决定先与孩子爸爸商议,没好意思直说追悼会冲突的事,只说我刚回来还在倒时差,孩子马上要走,他时间也紧,反正后会有期,不一定刻意安排前来了。也许真的他那孩子时间安排上太紧,他爸爸说反正圣诞还会回来,那就过三个月再见吧。

我这次倒时差也确实很辛苦,一点没说假话,将近一个星期了,总是晚上前一段能睡着,后半段就基本睡不着了,而白天又昏昏欲睡,真躺下,却同样睡不着!以前这么长时间都恢复不了生物钟的情况,没有过,是不是年龄越来越大,调适能力越来越退化了?出席追悼会,人昏昏沉沉的,实在也有点勉为其难,然而且不说同学情谊,单看我如果不去,老同学就没有一个出席了的形势,我也得去,估计站上一两小时,还是没问题的。

没有想到,我参加的是一个完全没有体验过的追悼会,不仅头脑不再昏沉,还精神为之一振!那场生者与死者的告别,完全与常规的追悼会两码事!连会场横幅也不叫追悼会“沉痛悼念某某女士什么的,而是称为“某某姐妹的追思礼拜”——原来那是教会的习惯,我那同学一家都是虔诚的基D徒,我是知道的。所有来宾,也不像通常追悼会那样一行行横排在大厅中央,而是排列在大厅两侧,中央彻底空出,这样大家可以望见对面人的表情。主持人位置也是侧在一边的,中央完全让给逝者。

他们信仰基D的缘起,我很清楚。当年作为高中交换生赴美读书的女儿,毕业进大学后先受洗了,然后回国探亲带动了父母和弟弟全都成了信仰基D的人。我当时很不理解,那同学是最唯物的系科物理系的教授,就在谢希德手下,女儿正是谢推荐赴美的,怎么忽然会对宗教那么虔诚?女儿其实专业也是分子生物那样的纯自然科学,如今也在美国当教授了,但对有神信仰非常坚定。所以今天他们虽借用普通的殡仪馆告别厅举办“丧事”,却并不以为“”,只是按自己的意愿,举行了这一场叫做“追思礼拜”的宗教仪式!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哭哭啼啼哀伤的氛围,只有肃穆和平静。尤其与众不同的是,老同学关照,请尊重信仰不接受花圈,他们仪式完毕也不会请客吃饭和赠礼。开始我没想明白,后来才悟到,一定是传统的花圈,挽带上总会有的“沉痛悼念”、“千古”之类的例行词汇,与他们人亡升天的观念不符,至于吃“豆腐饭”之类习俗,也是他们排斥的。最让我耳目一新的是到场教友,全程自始至终以“唱诗”的形式,赞美主,祝福死者将与主同在天堂。每人手持一支黄色康乃馨,娓娓唱来,场景非常温馨!那歌唱完全不同于我们一些集会场合,唱歌的心不在焉或张嘴不发声,而是一种训练有素的合唱,歌声悦耳、男女声分明、响亮又整齐,小小一个告别厅数十人众,感觉歌声竟大过一个会议礼堂!而且悦耳程度完全超乎业余水准,让我非常惊异!看来他们平时聚会就是经常那么唱来着的。

在发给每人一张的礼拜仪程单上,有一首诗歌的歌词是这样的,可见他们毫无哀戚心情:

“日落之那边,赐福之早晨;在天堂乐境,与主相亲;劳碌尽完毕,荣耀之黎明;日落之那边,主亲来引领。

  日落之那边,主亲来引领;到父宝座前,见父荣面;同在荣耀中,主伸手相迎;美丽的那边,直到永远。

  日落之那边,故人的团圆;亲爱者久别,欢喜相交;在天家美地,不再有别离;日落之那边,欢乐万年。”

在唱诗的间歇,是主持仪式的牧师讲话,除了少量关于死者的段落,绝大部分是念的圣经中的福音。与歌声间隔着,先后共有三段,因为新鲜,我都认真听了,记得其中最发人深省的一段是说,我们来到世界就像住在一个临时的帐篷,死亡不过是一次搬家,主恩招他的信徒去住那永久的华屋。牧师还举了一个例子,说他真的睡过野外的帐篷,前半夜虽然硌得不舒服,还能忍受,渐渐入睡;可后半夜被冻醒再也睡不着了,辗转反侧,浑身难受!他说这很像人生,年轻时很容易度过,可到了晚境,年老体衰,疾病缠身,苦不堪言,这时只有有信仰的人,才能得到神的护佑,会感受到平静,直到主的恩招,去那天堂永住。

因此,后来的家属致辞,也被叫做“家属感恩”,除了很少几句提及逝者病痛中的坚强和临终的安详以外,都是对主的赞颂。的确,一双儿女和作为丈夫的我那同学,都简短地讲了话,话语中都没有悲切和眼泪,只有坦然和喜乐。那丈夫在妻子最后的日子,一直跑医院,老伴走了后,旁边其他病人和家属,好奇地问护士这人是她男人吗?怎么一滴眼泪也没有,对大家还常露微笑?确实,他完全不把妻子去世看作一件悲苦之事,她只是先走一步去了天堂,所以无需落泪,倒应该欢送。这从丈夫在灵前送的一个花篮挽带,就可知一二,上写的竟是:“看今朝,我送你……,待明日,你接我……”那样平静说再见的字句。

让我最有感触的是,由于殡仪馆各告别厅之间的隔音效果还欠完善,在这边平静唱诗的同时,隐约却传来隔壁另一场家属告别的号哭悲声!二者反差是那么巨大!我就在想,谁都知道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永别是迟早要发生的事,如果不是意外伤病而年纪轻轻夭折,老死是件很自然的事,从古至今,帝王将相平民百姓都一样(莫非这正是帝/上的公平?)以喜乐的态度对待之,应该比哭哭啼啼既伤神又伤身更值得提倡吧?“伟人”也曾经说过,人死“是辩证法的胜利”,应该歌之欢送,可惜,倒是与马克思唯物辩证法并无关系的有shen论的基D徒,做到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37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